正在看:崩坏神话

第九百二十九章

    莫璃恨声道:“我的亲人全被那些所谓正道之人杀了!”

    柳逸然道:“正邪何以分明?一切皆茫然。”

    莫璃道:“柳逸然,接下来你要去哪里?”

    柳逸然疑问道:“我们只不过见过一面,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莫璃笑道:“以前不知,但现在却无人不知。”

    柳逸然道:“你什么意思?”

    莫璃冰冷的回道:“你将来就知道了。”

    柳逸然道:“谢谢你救我,不过我不便多留此地。就此告辞!”

    柳逸然腾空飞起,飞过聚魔峰。一声吼叫惊动柳逸然,落在地上。只见体型酷似恐龙,全身黑色鳞甲,高达丈米的两只奇兽正在厮杀拼搏。

    其中一只较大的奇兽高吼一声,一团黑球从他的嘴中喷出,当黑球将要击中另一只较小的奇兽的时候。这只较小的奇兽用尾巴横空一甩,将黑球甩到一边。恰巧这黑球正被甩到柳逸然的方向。

    柳逸然凌空飞起,黑球坠落到地上,顿时便震出了一块深坑。

    柳逸然暗叫惊险,而这两只奇兽竟以最原始的方式撕咬起来,它们每挪动一步,大地就会震动。四周的树木全被震到。它们厮杀所发出的气波传遍四野,柳逸然急速闪躲。

    一声哀鸣传出,那只较小的奇兽已经被较大的咬死。较大的奇兽撕碎了较小奇兽的身体,一块黑色珠子从较小的奇兽体内飞出,被较大的奇兽所吞服。

    只见这只奇兽身体灵光一闪,大声吼叫。仿佛在欢呼。

    柳逸然正在暗中惊叹这只奇兽的可怕,一股尖裂的气波震飞了柳逸然的身体。惨烈的坠落在地上,嘴角流出一股鲜血。

    大地急剧的颤抖,那只奇兽正向柳逸然跑来。一声低吼,一道黑球射向柳逸然。

    柳逸然暗叫不妙,来不及闪躲。当机立断施展了浮云诀,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不久便出现在空中。柳逸然双手摇摆,一股无形的气力重重的击打在奇兽的身上。

    “嗷~~”奇兽一声怒吼,再次从嘴中喷出一团黑球。向空中的柳逸然猛然的发出一击。柳逸然以快捷的身法避开了黑球,玄冥剑当空直落。一剑射中奇兽。而这奇兽身上的鳞甲仿佛无坚不摧,任由柳逸然如何施力也击穿不透奇兽的身体。

    正在柳逸然头痛如何击败奇兽之时,一道剑柱横空批出。奇兽一声惨叫,身体被瞬间撕碎。

    一袭白衣之人落在地上,柳逸然来到白衣人身边惊讶道:“剑云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剑云叹道:“自从你走后,如月便沉默下来,天天朝思暮想着你能回去。”

    柳逸然一声叹息,低声道:“麻烦剑云师兄转告如月,我不会再回天机门了,让她忘记我吧,找个比我好的人嫁了吧!”

    剑云道:“我知道你很委屈,也知道你是很爱如月的。你这样走了,如月心碎,她会想不开的!”

    柳逸然还是一口否认,不与剑云回去。

    这时,剑云怒骂道:“柳逸然你是个孬种,你不是说只要你们两人真心相爱,任何人都阻拦不了吗!啊?你说的话还算话吗,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还是个男人嘛?”

    柳逸然道:“你不要和我喊,我根本就是一个没有父母的野种!我配不上你们名门大户!”

    剑云顿时哑口无声,柳逸然沉声道:“你走吧,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

    剑云摇头叹道:“既然你意已决,多说也是无意。不过四师叔祖叫我给你带个话,叫你不要被任何事所击败,只要努力一切都会美满。”

    柳逸然道:“我记住了。”

    就在二人说话时,奇兽的体内闪烁着一股黑忙,一个黑色珠子飘然而出。

    柳逸然道:“为何这只奇兽和刚才那只较小的奇兽的体内都有这黑色珠子”

    剑云道:“据我判断,这只奇兽应该属于魔域的地魔兽一类,这珠子就是体内元珠。”

    柳逸然道:“地魔兽?体内元珠?这都是什么?”

    剑云道:“魔域有四级,分别为魔尊、魔圣、魔灵、与魔兽。而魔兽分为天魔兽与地魔兽两类。地魔兽比较常见,和陆地动物形体差不多,只不过多了些魔气。而天魔兽却不一般,天魔兽有着一定的修为,也可以幻化人形,与魔灵的修为不差一二。至于那体内元珠是每个具有灵性的生物因各种不同灵气所幻化的灵珠,如服下这灵珠可提升一定的修为。”

    柳逸然点头道:“我知道了,还请转告如月忘记我吧!”

    剑云摇头一叹,便眨眼向远处飞去。

    柳逸然把玩着地魔兽的体内元珠,心想:“服下它可提升修为,我这就试试。”

    说罢,柳逸然一口吞下灵珠。柳逸然表面浮现出一丝丝黑气,眼中黑忙一闪。再次像入了魔一般,随处乱打,挥拳数次。周围的树木全被折断,地上的一处处深坑寓意着柳逸然发狂似的可怕。

    柳逸然就这样一直发狂,直到昏迷了过去。

    当晚霞散去,一夜又天明。清风吹醒了柳逸然,睁开双眼,柳逸然自语道:“我怎么了,为何躺在这里?”

    御剑凌空,极速飞行。看着空中的蓝天白云,眼下的苍茫大地。一股豪迈一涌而出,高声喊道:“将来必要凌驾于九天,傲视苍穹。挡我者必诛!”

    再次来到长安城,来到一个酒馆。坐在桌前喊道:“小二,来点小菜。”

    一个身披麻布的男子跑到柳逸然面前,问道:“客官想来写什么啊!”

    柳逸然抬起头,对着店小二道:“随便来点就行。”

    而这店小二却无动于踪,不久,很奇怪的跑到外面喧嚷起来。不时,一些男男女女扑面而来。那个店小二道:“他就是柳逸然,花女侠就是被他骗的,当时我就在场。”

    只见众人一拥之下把柳逸然哄到门外,鸡蛋,白菜仍遍了柳逸然全身。

    柳逸然狼狈不堪的走在街上,街上众人看着柳逸然。有的在辱骂,也有的叹息。

    柳逸然此时的孤独没人能懂,苦命的孤儿他将何去何从?

    柳逸然的闷气无处可发,一声高喊。震得众人目瞪口呆。腾空飞起,柳逸然除了白狐便无人可找了。

    翻过蜿蜒山脉,御空万里。柳逸然再次来到了昆仑山。

    这里还是如往常一样,那只老仙鹤落在地上。

    柳逸然微笑道:“晚辈见过仙长。”

    白鹤摇了摇翅膀,柳逸然坐在白鹤身上进入了昆仑山。

    时隔十年,过眼云烟。当自己唯一的亲人就要相见。柳逸然激动的心早已澎湃。

    依旧落在长亭中,两位少女微笑而来。

    柳逸然道:“馨儿姐姐红儿姐姐,你们还是那么漂亮。仙子可人也!”

    一见面,柳逸然便开起了玩笑。

    馨儿笑骂道:“都是大男人了,还像小时候一样调皮。该打!”

    柳逸然问道:“白狐姐姐呢?”

    馨儿道:“师傅说了,现在还不是你们相见的时候。”

    柳逸然一脸的沮丧,问道:“那要何时相见?”

    馨儿道:“宿命缘,难解开。七年后再来吧。”

    柳逸然疑问道:“为什么要七年后相见。现在有何不可呢?”

    馨儿转身离去,留下了一段话语:“尘缘俗事,只不过欲梦一场。生死几轮回,有因便有果。是非迷茫,孰仙孰魔,当拨得云开雾散,即是结果之时!”

    柳逸然很是迷茫,但只能无奈的离去。

    来到山脚下,犹豫了一会便向昆仑派走去。

    来到昆仑派,柳逸然直奔一处楼阁而去。万法同根四个大字仍旧那么耀眼。

    来到楼阁之内,一剑长老仍旧背对着世人。

    柳逸然躬身道:“晚辈有些疑问想请教一剑长老。”

    一剑长老道:“十年前的话你可记得?”

    柳逸然道:“记得,您是说我命中多折,好像是要我放下一些东西,这样天下才可大吉。”

    一剑长老笑道:“希望你记住我说的话。”

    柳逸然道:“我牢记在心,今日我想让长老替我指条明路。”

    一剑长老道:“还是你的身世吗?”

    柳逸然道:“是的,我该何去何从?如何能解开我的身世之谜?”

    一剑长老扬声道:“西蜀秦川义士众多,你去蜀山派便有你想得到的东西。”

    柳逸然道:“多谢长老指点,晚辈告辞!”

    呼啸一声,柳逸然一路飞向蜀山地界。

    柳逸然来到西蜀境内,这里的山川峻岭数不胜数。这蜿蜒高耸的座座山川程盘龙之势,巍峨壮观。

    来到一座山峰,一块巨石上面刻着“蜀道难”三个大字。顺着山道一直往上走,一座道观耸立在山尖。这就是蜀山派,蜀山派弟子身穿青衣道服。皆是正义了然,清高自悟之辈,向来与人和善。

    进入道观大门,一群青衣弟子正在习武练剑。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柳逸然的眼前,此人正是蜀山派大弟子徐蓦然。

    虽说柳逸然只见过徐蓦然一面,但也犹如见到亲人一般。柳逸然来到徐蓦然身边微笑道:“你是蓦然兄吧?”

    徐蓦然看着柳逸然疑问道:“我是徐蓦然,请问小兄是?”

    柳逸然笑道:“我就是十年前你救过的那小孩,我叫柳逸然。”

    徐蓦然摇头道:“还是想不起来。”

    柳逸然从怀中取出那把引仙剑,对徐蓦然道:“这个你知道吧?”

    徐蓦然拍了一下头,道:“原来是你啊,小兄弟来蜀山派有什么事吗?”

    柳逸然道:“我是为了我的身世而来。”

    徐蓦然疑问道:“本派皆是修道之人,不问红尘俗事。怎么会来本派询问身世呢?”

    柳逸然道:“是昆仑派的一剑长老让我来蜀山的,他说这里有我想要的东西。”

    徐蓦然一脸惊奇的道:“哦,是吗?这样吧,你随我去见掌门师伯,他也许会帮助你。”

    柳逸然道:“那就有劳蓦然兄了。”

    柳逸然随着徐蓦然来到道观之内,只见三位老道依次站在道观的正前方。且道观之上还有三清的塑像。

    这三位老道,站在中央的是一位身穿白色道袍的老道,此人慈眉善目,嘴角常露出微笑。此人便是蜀山派掌门玄真道长。

    玄真道长的左侧是一位身穿黄色道袍的老道,此人面相凶悍,脾气暴躁。是玄真道长的二师弟道玄真人。

    玄真道长右侧的是一为身穿青衣的老道,此人单手扶须,一脸的自然之色。是玄真道长的三师弟灵机道长。

    徐蓦然恭身道:“掌门师伯,这位小兄有事求见。”

    玄真道长看着柳逸然,轻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柳逸然道:“我叫柳逸然。”

    玄真道长道:“你来为何事啊?”

    柳逸然道:“我来是为了我的身世。”

    道玄真人惊讶道:“大师兄,难道他就是神魔运化……”

    还没有说完便被玄真道长打断,道:“柳逸然,你可知你的命运有所不凡!”

    柳逸然道:“我不知道,我只想知道我的父母是谁。还有方才那位道长说什么神魔运化……是什么意思?”

    玄真道长叹道:“天机泄露,注定的躲不开这一劫啊!”

    柳逸然道:“什么劫,与我有关吗?”

    玄真道长道:“你的身世我的确不知,但你体内的力量却是不凡啊!”

    柳逸然问道:“什么力量?”

    玄真道长道:“神魔之精华,五行之神力。天地所运化,当你完全驾驭你体内的这三股神力时,六界必有浩劫降临。而这劫难因你而起,也只能由你去化解。”

    柳逸然道:“劫难?神力?我只想知道我的身世,我不想被别人笑话!”

    柳逸然神情激动,眼中黑芒再次闪烁。

    玄真道长与道玄真人。灵机道长三人迅速围绕在柳逸然身边。三道玄青色光芒射在柳逸然身上。柳逸然头上呈现出一道太极光圈。

    玄真道长喊道:“清静从心,无忘无我!”

    柳逸然嘴角发紫,眼神血红。一声高呼,一道鲜血喷出。凌乱的长发飘荡在空中,显得极其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