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崩坏神话

第九百三十三章

    就在这时,一个少女从水明宫中飞出。只见这少女体态婀娜,灵动的眼睛正怒视着柳逸然等人。手持双剑,秀丽的长发飘荡在海水中。

    这少女右手有力的指向柳逸然这方,喊道“来者何人,竟敢在东海撒野,还打伤我东海虾兵蟹将!”

    柳逸然对其喊道“这些虾兵蟹将招待客人不周,我替你教训了他们。你应该谢谢我。”

    少女撇着嘴,对柳逸然喊道“招待客人不周,我看你是没家教。”说完,一声清脆龙吟。少女手持双剑击向柳逸然。柳逸然原地不动,只是对少女微笑。就在少女将要击中柳逸然的时候,原地不动的柳逸然竟神秘消失。片刻世间,柳逸然出现在少女身后。发出一团光笼罩了少女的身体。

    柳逸然笑道“怪不得这些虾兵蟹将这么不懂规矩,原来其主人也是个不懂招待客的人。”

    少女被困在光球中,向柳逸然骂道“不用得意,一会父王就会教训你!哼!”

    这时,空空和尚跑到少女旁边,笑道“哈哈,你这个小龙女也会被人欺负,平常就是你欺负别人了。太好了,哈哈!”

    少女看着空空和尚大叫道“空空,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

    柳逸然道“空空和尚,你们认识啊?”

    空空和尚笑道“如果不认识,玄真道长怎么会让我和你来东海呢?”

    柳逸然道“原来是这样啊。”

    少女叫道“既然认识了,快把我放出来!”

    柳逸然双手轻挥,少女身边的光罩散去。柳逸然笑道“失礼了,请见谅!”

    少女轻哼一声道“有什么事和我一起去见父王吧!”

    众人进入水明宫,只见这宫殿内金碧辉煌,殿堂之上正做着一位身披金衫,头上生有两颗龙角之人。此人正是东海龙王。东海龙王身边站着一只老龟,正是东海的龟老。

    少女对龙王道“父王,我的朋友有事求您!”

    龙王神情严肃,对着柳逸然等人道“你们有什么事?”

    柳逸然道“在下柳逸然,想借水明宫的夜明珠与回天龙旗一用。”

    龙王坚决道“不可,如果夜明珠与回天龙旗同时被你们借走,那么这水明宫便会毁灭。而东海就等于失去了支柱,会混乱不堪。”

    柳逸然神情低落,对龙王道“打扰龙王了。”说完便失意的离去。

    那少女也和柳逸然来到人间,花如月安慰道“逸然哥哥不要伤心,相信总会有办法的。”

    柳逸然叹道“先不说这些啦,大家以后有什么打算?”

    徐蓦然道“我要回到蜀山,将奇域空间的事情和掌门师伯说说。因为是逸然兄弟与如月姑娘遇见的,所以我们以后还会相见的。”

    西门泰山道“我漂浮不定,行走江湖。去哪里都无所谓了。”

    少女道“我要和空空去一个地方。”

    柳逸然对少女道“对了,你叫什么呢?”

    少女道“我是东海龙女,叫我小龙女就行了。”

    于是,众人各奔东西。空空和尚与小龙女一起飞走,徐蓦然向西飞去,西门泰山与柳逸然和花如月在一起。

    柳逸然三人走在一起,柳逸然问道“如月,你有什么打算。是和我在一起,还是回到天机门。”

    花如月道“我决定偷偷的回到天机门,和我娘道别。然后就和逸然哥哥在一起,永不分离。”

    柳逸然叹声道“跟着我,你不后悔吗?”

    花如月坚定道“我不后悔,跟着你我是最幸福的。不然,没有你在身边一切都会很空虚。”

    柳逸然搂着花如月,御风飞起。西门泰山跟在柳逸然身后。

    柳逸然三人来到凤馨阁,翠儿正在凤馨阁主尚莉香的身边。

    柳逸然施礼道“多谢阁主这些天对翠儿的照顾,我这就接翠儿回去的。”

    尚莉香笑道“不用接了。”

    柳逸然疑问道“为什么?”

    翠儿来到柳逸然身边,柔声道“柳大哥,多谢这些天你对我的照顾。为了不给你添麻烦,我已经拜在凤馨阁门下了。”

    柳逸然欣慰道“翠儿有了着身之处也是好事,我也放心了。你也要习得一些本领,这才不愧是我柳逸然的朋友。呵呵。”

    翠儿笑道“我会超过你的。”

    柳逸然道“那我就等着你胜过我哦。”

    翠儿道“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柳逸然道“好了,我也要走了。多多保重吧。”

    翠儿道“让我送送你们吧。”

    于是,柳逸然、花如月、翠儿与西门泰山四人漫步向西走去。

    翠儿对花如月道“如月姐姐,你与逸然哥哥真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花如月笑道“如月姐姐可没翠儿妹妹漂亮。”

    翠儿笑道“姐姐过奖了。”

    四人走到一片树林的旁边,翠儿叹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也要回去了,大家保重。”

    柳逸然道“你也保重。”

    翠儿向柳逸然三人挥挥手,不舍的向远处走去。

    待翠儿走后,柳逸然三人腾空飞起。向西方飞去。

    碧空之上,柳逸然三人翱翔于天边。西门泰山道“柳小弟,这次可以和大哥同杯共饮,一醉方休了吧!”

    柳逸然道“可以啊。”

    西门泰山看着下面道“咦,正好下面有一个小镇。我们找个客栈痛饮几杯吧。”

    于是,柳逸然三人飘落到这座小镇中。这小镇的镇口处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三个大字。

    花如月来到石碑前面,轻声念道“昙花镇。”

    花如月对柳逸然喊道“好奇怪的镇子啊,竟然以昙花为名。”

    柳逸然道“古怪,难道这镇子也会像昙花一样只是一现?”

    西门泰山道“管它什么花,先痛饮三杯是真。”

    柳逸然三人进入镇中,这街上却清冷无比,了无人烟。

    花如月疑问道“奇怪,这街上怎么没人呢?”

    来到一家客栈,只见这客栈中只坐着一个枯瘦老头。满脸的皱纹,雪白的头发。

    柳逸然问道“老人家,这里有酒吗?”

    这老头微笑道“三位请坐,我这就给三位上酒。”

    柳逸然三人坐在一桌,花如月道“这个镇子好古怪,为何不见人影呢?”

    这时,老头已经把酒端了上来。老头微眯着双眼奇怪的道“古来奇人经过处,确如昙花仅一现。不识烟火最深层,只把冤魂做厉鬼。”老头说的甚是恐怖。

    花如月问道“老人家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是鬼城不成?”

    老头奇异一笑,没有回答花如月的问题便坐在一边沉睡起来。

    西门泰山大声道“管它是鬼是人,有我在伤害不了你们。现在就是喝,哈哈!”

    柳逸然与西门泰山喝得烂醉如泥,只有花如月没有饮酒。

    看着窗外,一丝异样出现在花如月眼前。

    一丝凉风吹过,柳逸然与西门泰山已经深深入睡。花如月望着窗外,似乎有人影忽闪忽现。花如月悄悄的向门前走去。忽然,一只手搭在花如月的肩上。花如月大叫一声,转过身,那客寨老头正微笑的看着她。

    花如月娇喘不息,拍拍胸膛,问道“老人家,你吓死我了!”

    老头看着花如月,冷冷的道“孩子,不要看些你不该看的东西。乖乖睡觉。”说完忽然一闪,极快的回到前台内深睡起来。

    花如月自语道“奇怪,难道真的有鬼不成?”趴在桌子上,慢慢入睡。

    清晨,一丝凉气吹醒了花如月。花如月抬起头,回头看去。忽然大叫一声。

    柳逸然和西门泰山同时惊醒,柳逸然问道“怎么了?”

    花如月颤声道“你仔细看看我们在哪里!”

    柳逸然随意的看了一下,也不禁身体一颤。

    只见这四周荒凉无比,早已不是昨晚的客寨。桌子便成一堆兽骨,而那老头却已经不见,地上多了一度白骨。

    柳逸然道“我们真的撞鬼了不成?”

    花如月道“记得昨晚那老人家说了一段话。”

    西门泰山道“他说什么了?”

    花如月沉思道“好像是这么说的,古来奇人经过处,却如昙花仅一现。不识烟火最深层,只把冤魂做厉鬼。”

    柳逸然道“古来奇人经过处,却如昙花仅一现。这句话应该是说我们三人来到昙花镇的经过以及所遇。这不识烟火最深层,只把冤魂做厉鬼说的是什么呢?”

    花如月道“既然是和我们有关,我们今晚要不要再观察观察?”

    柳逸然道“今晚再观察一次,一定要把事情弄清。”

    一股血腥味传过,弄的柳逸然三人干呕。

    花如月道“好弄的血腥味,这是发自哪里的呢?”

    柳逸然道“我们随着血腥味的传播方向探探看。”

    三人慢慢的随着血腥味走去,正走着。

    花如月脚一滑摔倒在地,柳逸然扶起花如月,柔声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以后注意点。”

    花如月娇腆道“人家是不小心摔倒的!”

    西门泰山看着花如月背部的衣裳道“如月姑娘,你的衣服有很多血迹啊!”

    花如月脱掉外衫,真的有很多血迹。

    柳逸然低头一看,一片血水正缓缓的流过。

    柳逸然道“这地上有好多血水啊。”

    花如月低下头,深思道“我们顺着血水上去,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柳逸然三人随着血水逆流的方向一路而行,越往前走血水便越多,血腥味越浓。

    不知走了多久,一条血河呈现在三人眼前。只见鲜红色的血水滚滚流去,一条血色风景展现。

    因为血河太深,三人只能御风继续前行。当飞到血河的尽头时,眼前的景色让三人惊呆。

    只见千百条尸体堆积成山,腐烂的尸体发出慎人的腥臭味。

    花如月道“好多的尸体啊,逸然哥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柳逸然道“继续观察,我决定更深入的探查。”

    花如月道“你要去尸群中探索?那太恶心了!”

    柳逸然道“我自己去,西门大哥,你照顾如月吧。”

    柳逸然飞进尸群中,头骨烂肉简直不堪令人遐想。正在尸群中走着,忽然双脚踩空,掉进了尸群内部。

    柳逸然以为只是掉进了尸群中,哪想,柳逸然身体一直无限坠落,竟掉进了不知名的地下洞穴之中。

    柳逸然重重的摔在洞底,身上充满了腥臭味,衣服上还沾着着尸群上的鲜血。此时的样子就像一只厉鬼。

    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来到一处拐弯处。那客寨老头竟出现在柳逸然的眼前。柳逸然轻轻的摸摸老头的身体,而老头的身体竟然僵硬了。

    突然,老头的声音响起“我在这里。”

    柳逸然回过头,一只骷髅正在柳逸然的背后。

    柳逸然问道“那尸群是怎么回事,你引我到这里又有什么目的?”

    那骷髅道“昙花镇原名探花镇,这镇中才子众多。谁想就在去年,一群妖魔血染了探花镇。从此探花镇便成了鬼镇,而又取名昙花镇是因为这镇中的鬼魂只有在晚上才能活动,活动的时间很短,白天便消失。所以便成了昙花一现的昙花镇。”

    柳逸然道“我知道你是鬼,我只想知道你引我来是何目的?”

    突然,一群鬼魂从四面八方而来。震耳的哀嚎声刺激着柳逸然的神经。

    柳逸然大叫一声,周身光华大射。一举震退了逼来的鬼魂。

    这时,骷髅却激动道“真的是天人来此啊!”

    柳逸然疑问道“什么天人?你派来这些厉鬼对我有何用意?”

    骷髅道“古来奇人经过处,却如昙花仅一现。不识烟火最深层,只把冤魂做厉鬼。”

    柳逸然这才明了,便问道“难道这里住的都是冤魂?”

    骷髅道“是的,我说过,镇里的人都被妖魔惨杀。”

    柳逸然道“那我的到来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骷髅飘到一边,招引柳逸然过去。

    来到骷髅身边,只见地上正有一张纸符。柳逸然问道“这是什么符,叫我看它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