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崩坏神话

第九百三十四章

    骷髅道:“镇中之人因怨气太深,进不去冥界。当时一位奇人发现了们,给了我这张符咒。那奇人说,只要有人实现了‘古来奇人经过处……’这段话。他便是这符咒的新主人。当符咒回归新主人的时候就是洗清镇中鬼魂怨气的时候,这样。鬼魂们方可轮回投胎。”

    柳逸然惊讶道:“那奇人你可知道是谁?长什么样子?”

    骷髅道:“他是位道士,身穿黑色道袍。至于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柳逸然疑问道:“身穿黑色道袍的老道,我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啊?他怎么知道我会来!”

    骷髅道:“不然怎么能叫奇人呢!”

    突然,符咒自动飞起,竟印在了柳逸然的额头上。

    柳逸然像似发狂,双手不断的敲打着自己的头。一道黑芒从柳逸然的体内`射出,竟化成一位女子,这女子急忙转身,向上面飞去。

    待女子飞走之后,柳逸然才平静下来。

    而此时,骷髅和鬼魂已经消失不见。证明已经回归冥界,转世投胎去了。

    柳逸然整理一下衣衫,便向上飞去。

    且说外面,花如月一直注视着柳逸然,当柳逸然掉落在尸群中的时候。花如月万分焦急,飞身来到尸群中,自己却怎么也进不去。

    突然,一道气波震飞了一片尸体,也震飞了花如月。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急速向天边飞去。就在黑衣女子飞走不久,柳逸然也从尸群中飞出。

    花如月来到柳逸然身边,问道:“你怎么掉进去了?”

    柳逸然道:“我掉到一个深洞中了,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花如月嘟着嘴道:“人家快要急死了!”

    柳逸然拍拍花如月的肩膀,轻笑道:“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西门泰山来到柳逸然身边,对柳逸然问道:“刚才比你先飞出的那黑衣女子是谁?”

    柳逸然疑问道:“哪来的黑衣女子,只有我一人啊。你不会眼花拉吧?”

    花如月道:“你出来之前的确有一个黑衣女子比你先飞出的。”

    柳逸然惊奇道:“这就怪了。”柳逸然怎么回想都想不出洞中有黑衣女子。

    花如月抬起头惊讶道:“逸然哥哥,你的额头怎么会闪烁着金光?”

    柳逸然摸摸自己的额头,笑道:“这是符咒。”说完,柳逸然伸出双指,有力的在自己的额头上点了一下,金光顿时散去。

    花如月疑问道:“什么符咒?”

    柳逸然把遇见客寨老头的骷髅事情和花如月说了一遍,花如月道:“黑衣道长,我也没听过此人,还真是一位奇人。”

    西门泰山大声道:“先别说了,这个地方臭死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三人御剑飞起,继续向西飞行。

    东海一别,空空和尚与小龙女一路向北飞行。

    小龙女道:“空空,冰山雨露到底在哪里呢?”

    空空和尚道:“在极北冰原。”

    小龙女道:“以我们现在的速度要多久才能到达极北冰原啊?”

    空空和尚道:“得个十天半月。”

    小龙女喊道:“要那么久啊!”

    空空和尚不耐烦,喊道:“小龙女,我带你去就够意思了。你别罗嗦了好不好?”

    小龙女双手叉腰,揪住空空和尚的耳朵骂道:“我就罗嗦了,怎么了。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空空和尚撇嘴道:“别把自己想的那么伟大,还救命恩人呢。你给的那两快肉收买不了我的。随便偷一个都比你给的好吃。”

    小龙女挥出一掌,一把击向空空和尚。空空和尚“哇~~~”的一声惨叫便从空中坠落到地上。

    小龙女在空中欢呼鼓掌。

    空空和尚喊道:“死丫头,你出手太狠了!”

    小龙女落在地上,对空空和尚吐了吐舌头,哼道:“谁叫你忘恩负义,活该!”

    空空坐在地上放赖,哼道:“好,你自己去极北冰原吧。”

    小龙女拉着空空和尚的手,摇晃起来并撒娇道:“我错了还不行吗,陪我去吗!”

    空空和尚把头一甩:“不行!”

    小龙女笑道:“陪我去我可以请你吃鸡腿。”

    空空和尚大叫道:“好啊,我们走吧。”

    两人再次飞起,前往极北冰川。

    小龙女心中暗笑“死和尚,还是抵不过鸡腿的诱惑。嘿嘿!”

    剑云与花如月分别后,一路直往天机门。

    回到天机门,来到聚议堂。天机门众人都在。

    黄子鸾看着剑云一人回来,疑问道:“剑云,如月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剑云低下了头,低声道:“如月去寻找柳逸然了。”

    花无颜怒道:“你怎么还让她去找那野小子!”

    剑云低头不语,黄子鸾道:“就算如月坚持要寻找柳逸然,那也不应该让她自己去啊!”

    剑云低声道:“我本想和如月师妹一起的,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回来禀告。”

    徐楚道:“什么重要事情?”

    剑云道:“五灵兽被聚魔峰之人抢走了!”

    花无颜大怒,一脚踢飞了桌子,骂道:“废物,镇门之兽怎么能轻易让别人抢走呢!”

    黄子鸾劝道:“现在不是动怒的时候,应该想想办法如何夺回五灵兽。”

    花无颜道:“还想什么,再抢回来不就成了。”

    黄子鸾道:“说得容易,谁知道是谁抢的,谁又知道他们会藏到哪里?没有一定的目标,即使打他个伤兵败磊也夺不回五灵兽。”

    花无颜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黄子鸾对剑云问道:“你可见到了那抢走五灵兽的聚魔峰之人?”

    剑云道:“是如月师妹自己看到的。”

    黄子鸾再次问道:“那如月可说那人长什么样了吗?”

    剑云摇摇头道:“师妹只说了是聚魔峰之人,没有说样貌。”

    众人叹息,花无颜喊道:“都是那野小子拐走的如月,再让我看到他我打断他的狗腿!”

    黄子鸾道:“得了吧,当初若不是你们有意拆散他们二人,也不会弄出现在这个样子。”

    天虚子道:“怎么说也得抢回五灵兽,如今也只能硬抢了。”

    一时间沉默了下来,黄子鸾望着天边,心想:“如月,这样你也会幸福了。娘只担心你在外面会不会吃苦。”

    突然,一条红光从天边划过。黄子鸾欣喜若狂,因为这是花如月给的信号。

    黄子鸾知道花如月不会见众人,所以便没有露出喜悦的表情而被众人察觉。于是,黄子鸾对众人道:“这里太闷了,我先出去一会。”

    黄子鸾急速飞到一块空地上,花如月,柳逸然和西门泰山都在这里。

    看到黄子鸾,花如月连忙扑向黄子鸾的怀里。黄子鸾爱怜的抚摸着花如月的脸庞,轻声道:“这段日子没有受苦吧!”

    花如月道:“娘放心,有逸然哥哥保护着我,我不会受苦的。”

    黄子鸾来到柳逸然身旁,叹道:“逸然,是我们让你受委屈了!”

    柳逸然道:“只要能和如月在一起,受再大的委屈也值得了。”

    黄子鸾道:“以后你们两人在一起一定要相互照顾,最好过平静的生活,不要经历那些打打杀杀。”

    柳逸然道:“我只想找到我的父母,然后我便和如月过着平静的生活。”

    花如月道:“娘,这次回来是和您道别的,或许以后很难见面了。”

    黄子鸾叹道:“只要你过得幸福,能与心爱之人幸福的在一起就好。”

    花如月抱住黄子鸾,已是泪流满面。

    黄子鸾的眼睛也湿润了,但她没有哭出来。因为自己哭,那么花如月会更伤心。

    黄子鸾道:“好孩子不要哭,你告诉娘抢走五灵兽的是什么人?”

    花如月哽咽着说道:“是聚魔峰的一个女子。”

    柳逸然大声道:“我知道那人是谁,那人是聚魔峰灵门的花十娘。”

    黄子鸾道:“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黄子鸾回过身,飞快的向天机门飞去。花如月失声痛哭,大喊道:“娘,我会想你的!”

    柳逸然抱住花如月安慰道:“不要哭了,子鸾阿姨是个好人。我会让你幸福的。”

    花如月恨声道:“我恨我爹,他为什么不让我和你在一起,害的要和娘分离。”

    黄子鸾回到天机门,花无颜问道:“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黄子鸾道:“眼睛进沙子了。”

    四位长老看在眼里,已经猜测出一些事情了。

    天玄子道:“子鸾一向聪明,这次一定想出什么办法夺回五灵兽了吧?”

    黄子鸾奇异的看了天玄子一眼,天玄子对她点点头。

    黄子鸾道:“是的,这次我们兵分五路。一同袭击聚魔峰五门,一举夺回五灵兽。”

    徐楚道:“那师妹觉得如何分配呢?”

    黄子鸾道:“大师兄贵为掌门,应当留守天机门。以防敌人偷袭。因为蛇门最弱,由三师兄吴常生带领弟子攻打。蝎门稍强一些,应该由白如雪师姐与天行带领弟子攻打。至于兽门,我想请三师叔带领弟子攻打。至于灵门,同为女子就由我和剑云带领弟子一起攻打。而死门最强,我想让二师叔与四师叔带领弟子一起攻打。这样分配大家可否同意?”

    花无颜道:“怎么没有我?”

    黄子鸾道:“你也和大师兄一起留在天机门,以免敌人偷袭。”

    花无颜大声道:“我不同意,为什么我不能参战!”

    这时,天常子道:“天机门要严加防守,你应当留守协助徐楚。”

    花无颜不悦道:“既然师父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异议了。”

    午时三刻,黄子鸾来到天机门广场。天玄子正在广场中央。

    走到天玄子身边,黄子鸾道:“四师叔…”

    天玄子道:“我知道你一定见到如月与逸然了。”

    黄子鸾道:“您怎么知道?”

    天玄子笑道:“我不知道怎么会问你想没想出办法,而你的答案明显的透漏出五灵兽就在灵门手里。这应该是如月告诉的吧,还有当时你的眼睛不是进了沙子,而是母女分别的泪水吧?”

    黄子鸾道:“就算师叔说的是真的,那怎么猜测五灵兽就在灵门手里的呢?”

    天玄子道:“你的实力不比吴常生,而你却要常生攻打最弱的蛇门,而你却攻打聚魔峰第二强的灵门。这就说明你是知道五灵兽就在灵门的。”

    黄子鸾叹道:“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四师叔的眼睛。”

    天玄子道:“明日一战,论实力而然,只有你和灵门那一站有些艰险。你能把握自己会赢吗?”

    黄子鸾道:“明日一定能赢!”

    天玄子问道:“就这么自信?”

    黄子鸾笑道:“四师叔这是明知顾问吧?”

    二人轻笑一声,便回到了天机堂。

    柳逸然三人闲走在街上,花如月道:“天机门一定会和聚魔峰一战,我想暗中帮助大家。”

    柳逸然道:“你要做的事我会全力支持。”

    花如月笑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三人有说有笑的在街上走着。

    黑暗的殿堂,阴森的气息。正有四男一女聚首在此地。其中正有蛇魔与花十娘,其他三人的长相各有不同。有一裸露上身的大汉,肩上刻着蝎子图案。大块的肌肉衬托出他的强悍,此人便是蝎门之首蝎王。

    另外二人分别是兽门之首兽神与死门之首招魂。

    兽神的长相不伦不类,身长金色狮毛,却生尖锐虎爪。头为人头,竟是不人不兽的修魔者。

    招魂长相阴邪恐怖,双眼一直流血。黑色的嘴唇。银白色的长发。就像一只招魂使者,厉鬼阴魂。

    蛇魔开口道:“我们得到五灵兽,那天机门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兽神发出混乱的声音即狮吼,又有虎啸,其中还掺杂着人声道:“想必,短时间内天机门之人便会前来抢夺。”

    花十娘娇声道:“五灵兽在我手里,不会被他们抢回去的。”

    蝎王大声道:“花十娘,难不成你要独吞五灵兽不成!”

    花十娘哼道:“谁说我要独吞了?”

    招魂厉声道:“别吵,现在我们还是想想如何应对那些天机门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