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都市神级护花保镖

开门!

    圣罗兰大酒店,深夜。

    207包房内的气氛格外紧张。

    “那个……警察同志?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一脸潦草胡茬的邋遢男人伸手揉着自己凌乱的头发,小心翼翼说道。

    “误会?呵呵,我倒是要听听,我是怎么‘误会’了!”

    一脸冰霜的娇俏女警柳眉倒竖,双手环在胸前,锐利的眼神在面前一男一女身上来回切换,嘴角挂着嘲讽的笑。

    那女人被女警的眼神盯得受不了,裹在浴巾下面的雪白胴体微微发着抖,一双大眼睛里有泪花在打转:“警察同志,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间房是实实在在用我的真实个人信息开的,我们……我们没有不正当交易……”

    美女一口小白牙咬着嫣红的嘴唇,越说声音越小,尤其是说道“不正当交易”几个字,整张脸腾地一下就充满血,刚刚沐浴过的肌肤更是羞成了淡粉色,显然是鼓足勇气才说出这样辩解的话。

    “不是我想的那样?你现在知道脸红了?”女警一点面子也不给,冷喝道:“少在这儿演,最近扫黄打非工作赶得紧,你们偏偏要撞枪口,还想要我客客气气跟你们讲道理吗?!”

    一边说着,一边眼刀直接甩在胡茬男脸上,女警的眼神变得鄙夷起来:“真是什么人都来开房!别说什么真实信息登记,就瞅你们俩现在这样子,我就能直接把你们带局里喝茶!”

    “…”

    “…”

    章星云很无语。他当然能从女警眼睛里看到她的潜台词,自己跟屋里这美人儿画风根本不一样,虽然自己不丑,但毕竟刚刚从国外那样艰苦的环境中回归文明社会,还没怎么好好收拾自己,这不正跟几个哥们儿喝酒接风洗尘呢,丫一帮坑爹的孙子非要玩花样,划拳输了随便敲一扇门进去跟主人脸对脸,好死不死自己最先中招,这不,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哎,可叹他堂堂国际佣兵界教科书级人物——杀神白起,多少大风大浪生死一线都见过了,偏偏阴沟里翻船,万一真进局子喝茶,要是传出去他杀神白起回国第一晚被个小女警教育了,那他还咋混啊!

    看这小女警长得水灵灵,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没想到牙尖嘴利的,十分扎人呐……

    章星云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在佣兵界,要是提他大名,或许还真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反应过来,但要是说起杀神白起,那简直是如雷贯耳响彻云霄。

    冠有杀神白起大名的男人,是目前国际最强佣兵组织“死界”的领导者,传说之中的佣兵之王。杀神白起在过去的一年中,因为接取了佣兵界唯一一个SSS级任务而万众瞩目,但其本人却在接了这超神级任务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以至于佣兵界甚至出现谣言,说杀神白起已折损在任务里,死界将倾,佣兵界的秩序会被重新洗牌!

    然而,并不等那些别有用心者折腾出乱子,杀神白起凯旋而归,不仅任务顺利完成,而且本人毫发无损。这一来,整个佣兵界都为之沸腾,杀神白起更成了无冕之王,独一无二的佣兵教父。

    可杀神白起本人,对于那一次超神级任务的细节却始终绝口不提。而且更奇怪的,他的情绪日渐消沉低落,直至事情结束半年后,他提出退出佣兵界。

    章星云乏了。在国外混迹多年,漂泊不定的,这一次回国除了心中那种血脉的召唤感之外,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要成家了。尽管到目前为止,章星云并没有见过他老婆真实的样子,但结婚证上老婆的证件照还是有的,一个女人证件照都那么好看,章星云毫不怀疑自己老婆有多好看。

    嘿嘿,马上就要见着真人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咳咳——!”

    女警察孙雪菲见胡茬男半天不搭理自己,有点恼了,使劲清了清嗓子唤起对方注意:“证件呢?你们喊冤,好,先把身份证据摆出来!”

    美女安馨觉得自己一定洗澡的时候脑子进了水。在房间里看到这个陌生男人的时候,她就该去报警!而不是相信他那些鬼话,说什么这儿是和身故前女友留下最后记忆的房间,他来这里是为了纪念逝去的青春和爱情。

    现在好了,刚从浴室里出来的的自己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看着面色不善的女警,安馨感到百口莫辩,恐怕明天英都市的头条就……这可怎么办啊!

    这边安馨焦虑得不行,另一边的章星云却依旧一副淡定模样,还有心上上下下打量女警,看对方胸前那对火爆的凶器随着她说话起伏。啧,这样子出警简直是诱人犯罪啊,估计她的尺寸得有E吧……

    被章星云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的孙雪菲更加气愤:“我的话你没听到吗?!出示证件!给我靠墙站好了!!”

    安馨一直垂着头不敢跟女警对视,冷不丁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登时张口惊叫出来。

    “你们搞什么!!”孙雪菲气炸了:“你这是故意干扰执法吗?当着我的面还敢动手动脚,你……”

    “警官大人,我想你确实误会了。”章星云搂着安馨,抬起头把个红红的小本子递给孙雪菲:“其实我们是夫妇,跟自己的媳妇儿开房,应该不触犯哪条法律吧?”

    “什么……”安馨懵了,忽然听到男人在她耳朵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配合我”。

    “证件在这儿,你要是不相信,尽管看。”章星云大大方方,一脸坦然。

    孙雪菲狐疑地接过证件,粗略扫了一眼,发现还真是结婚证,照片上的美女跟眼前低着头的丽人有几分相似,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一个人,但毕竟那是妆后的照片,而美女现在是素颜,有点差别也能理解。

    只不过,证件上的女方名字写的龙飞凤舞,并不能看清楚写的什么。

    “……证件可以造假,你的话,你的话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女警还是不相信,眼前的大美女怎么会嫁给这样的男人?

    “哦?”章星云挑了挑眉:“如果她不是我媳妇儿,那我就不该知道她的生日是1989年八月初六,不该知道她身高一米六五体重48公斤,三围93-60-95,不该知道她穿着紫色蕾丝边的内裤,以及……”

    一边说着,章星云一边玩味的看着女警:“……以及她的左胸下面,有颗红色的小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