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狂武战尊

第1646章 世外高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成雅雅的头不是那么痛了,她的思维终于可以正常的动了动了。

    她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陌生环境,她从内心里一直警惕着,自己莫不是没有逃脱,现在又被抓到了?

    成雅雅的内心里波涛汹涌,总是觉得自己被人抓了。

    她掀开被子就是下床,穿上了自己的鞋子,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人换掉了,她心里又因为这件事情而猛然一惊。

    心里面的怀疑的种子越来越重。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是在怎样的处境,可是,却又害怕自己是在怎样的环境之中。

    她把自己的疑惑装在了心里面,终于盖不住心里面的疑惑,把门拉开了。

    眼神的一切,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周围全部都是竹子,那模样,总是让成雅雅觉得这里是个绝世高人住的地方,自己就是误入了这隐士。

    一时之间,成雅雅就知道这一切就是自己想错了。

    居住在这样一个地方的人,怎么可能会是抓自己的人呢。

    想到了这里,成雅雅心里面很是期盼能遇到这个人,总觉得这样的一个人是值得自己相见的。

    成雅雅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想要踏出脚步,去那个竹林里面逛逛,结果,刚刚踏出自己的脚步,她就被人叫住了。

    “姑娘,别动!”

    成雅雅能确定这个声音就是在喊着自己,忍不住转过头来,向那个声音的主人看过去。

    “你是?”

    那个人满头的白发,看起来年纪很大,可是,脸上却只是四五十岁的样子,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一些让人怀疑。这是……

    “我是这里的主人。”

    嗯?成雅雅听见了这个声音,忍不住看过来,随后想到……难道这就是那个世外高人。

    原来……世外高人在这个世界上是长成这个样子的。成雅雅现在总算是看了一个眼界。

    “我是这片竹林的主人,你可以叫我竹先生。”

    “竹先生,先生果然人如其名,有这样的风骨。”

    成雅雅一听见这个名字,就忍不住想要赞叹。

    竹先生听见了成雅雅的这句话,嘴角忍不住勾起来了一抹笑容。

    说:“你这个丫头还真的是很会说话,你醒过来了也好,这段时间可把我家老婆子给担心坏了。”

    “承蒙先生们的厚爱了。”成雅雅总觉得这个地方很是古风派,随后就跟着他们说了这句话,她现在终于知道了竹先生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原来还有一个竹婆婆在这里。

    成雅雅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就说:“不知道竹婆婆是去哪里了?我醒过来这么久了,只见到了先生一个人。”

    竹先生更是神秘莫测地说:“她现在回去了,所以这段时间只有我一个人。”

    听竹先生这么说,成雅雅知道他们肯定也在和外界有沟通。

    “如此我就没有办法见到竹婆婆了。竹先生,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下山一趟,这件事情过去以后,我一定会过来看望你们的,以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成雅雅十分愧疚的对着竹先生说出来了自己的心里话,她真的很想报答这两位,可是现在自己不能继续再心安理得地待在这里了,因为……

    她还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完成,如果回去晚了,恐怕他们会担心的。

    成雅雅想到这里,神色就忍不住暗淡下来。

    竹先生似乎早就看透了成雅雅,忍不住开口说:“一切皆有定数,你不要担心,既然你有事情要先走一步,就走吧。”

    “再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件事情是我应该做的,你不必这样放在心里。”

    竹先生十分和蔼的一席话,让成雅雅忍不住勾起来了一抹轻松的笑容,总觉得这个竹先生是个很好的人。

    “既然如此,那成雅雅就告辞了,谢谢竹先生。”成雅雅十分恭敬的对着竹先生鞠了一个躬,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回到了之前居住的地方,却没有想到龙向天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只留下秦贺岭一个人在那里。秦贺岭见到成雅雅终于回来了,简直就是要感动得快哭了。

    “我的姑奶奶呀,你终于回来了,我我我,想死你了,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无聊的紧。”

    秦贺岭此时此刻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那样子真的是单纯的可爱。

    成雅雅看着他,待他安静下来了,她才说:“你知道龙向天去了哪里了吗?”

    思前想后,恐怕也只有秦贺岭是最清楚他的下落的,成雅雅认为,现在什么都不要紧,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应该问清楚,龙向天究竟是干什么去了。

    她很担心龙向天会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直接……

    这样的事情,成雅雅不敢想象。

    如果龙向天没什么事情还好,可是,若是他受到伤害了的话,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秦贺岭似乎也知道成雅雅的担心,只是说:“李先生在得知你失踪了,特别是知道你的失踪跟大漠会那边有关系,所以……”

    “所以就直接去追了……”

    成雅雅虽然心里面早就有了定论,但是,还是听见了这个消息,心里面还是轰然一动。

    “你怎么不阻止一下?”

    成雅雅急急地看着秦贺岭,眼神里面就是在责怪,为什么秦贺岭不去阻止一下。

    秦贺岭看见了成雅雅的眼神,心里面异常的心虚,他这不是阻拦不住嘛……

    要不是害怕成雅雅回来找人找不到,恐怕他也会紧紧地跟着龙向天而去。

    现在,不仅自己没有得到夸奖,反而成雅雅还来责怪自己,他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来。这种感觉还真的是及其的不好受。

    成雅雅知道现在在责怪人家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她说:“先收拾收拾东西,我们赶紧离开这秦贺岭听见了成雅雅这样安定的话,嘴角忍不住勾起来了一抹笑容,随后就说:“好的。”

    说要这两个字,直接就赶紧过去收拾自己的行忙去了,动作快的吓人。

    成雅雅看见秦贺岭的这个动作,忍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还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个迅速的收拾好了一切以后,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

    可怜的妇人跪坐在地上,大把地哭着,身边躺着的是自己的儿子,那男孩的脸上似乎长满了痘痘,一副病殃殃的样子。

    求医无果,只能坐在这里,身上也没有几个钱,所以只想要谁看看可怜,能够支援他们一下。

    一个算命先生路过这里,就停了下来,看到妇人旁边的男孩儿,忍不住捏了一把自己的胡须,随后就说:“大姐,你这孩子恐怕活不成了。”

    妇人听见了算命先生的这句话,心里面更加的难过,她推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一个算命的道士知道一些什么,我儿子才没有病。健康的很,也不会死,他只是饿了”

    算命先生叹了一口气,看着妇人说:“不过,也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只要我医治,就能活命。”

    妇人听见了算命先生的话,整个人忍不住一顿,随后就对着算命先生说:“你真的可以帮助我?”

    “你不是骗人的?我儿子真的可以活命?”

    妇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好像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一双眼睛雪亮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被妇人的盯得吓人,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暴露,还是说:“是的,我说的自然是真的。”

    “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