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狂武战尊

丹田破碎的天才

    龙向天躺在床榻之上,面如死灰,再没有了往日的神采飞扬。此刻心中除了悔恨,还是悔恨。

    他本是剑擎宗最强天才,却遭人设计,被一神秘人出手重伤,一身修为尽废,连蓄力的丹田都被完全击碎,如今的他,与废人无异!

    妹妹颜轻舞在床榻的一侧哭泣,他想安慰一番,但是却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办到。

    “呜,哥哥,哥哥!你快醒来!我只有你一个亲人啊!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啊!求求你了,快醒来吧!”

    颜轻舞面上满是泪痕,一直以来,龙向天都像是九天飞龙,充满了豪气和自信,然而现在在龙向天的脸上她能看到的唯有求死之念。

    想到这,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龙向天的腹部,丹田被毁,她自然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属于武修的世界,每个修炼者修炼得来的力量叫做莽力,而这莽力只能储存在一个地方,那就是丹田,一旦丹田被毁,便代表此人终身与修炼无缘,只能够成为普通的凡人。

    这一点,颜轻舞明白,龙向天自然也是明白,旁听着妹妹的呼声,他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

    他的意识已经渐渐开始模糊,生命正在一点点地离他远去。虽然他不想死,还想留下来照顾妹妹,但身体上传来的疲乏和困倦感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再支撑下去。

    奏响生命的那条琴弦即将断裂,龙向天不甘,他愤怒,但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眼前的颜轻舞越来越远,视线渐渐归于黑暗。

    “想不到在这小小的剑擎宗之内居然找到了如此完美的实验体,实在是太好了。”

    就在龙向天的最后一丝残念即将消散之时,一道声音却是陡然在他耳边响起,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喜意。

    “是谁?”

    强行聚集起心中的最后一丝意识,龙向十分虚弱地问道。

    “小子!也不知道你遇到我,是福还是祸了!”

    还未曾听完这个声音,龙向天只觉得浑身一颤,好像有一股莫名的电流从天灵盖直扑而下,散遍全身。下一刻,他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一片昏暗的空间,龙向天眼皮微抬,有些奇怪地看着四周。

    “我不是死了吗?这里是何处?”

    看着周围漆黑的环境,龙向天心中有些苦涩,这里或许就是他从未见过的十方地狱,他恐怕真的已经魂归天外了。

    他想起颜轻舞,自己死了,她一个人又如何在竞争好过刀剑血火的剑擎宗生存下去?

    “唉~”

    龙向天长长的叹了口气,下一瞬,一股清凉的气息突然从暗处汹涌而来,瞬时笼罩在他的全身,本事虚无缥缈的感觉瞬间变得一片清明,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跳动。

    “啊!”

    龙向天低呼一声,双目紧闭,随即再次睁开,这次再不是漆黑的空间,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妹妹颜轻舞。

    体内的虚弱感正在迅速退散,感受着体内的变化,龙向天十分迷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一旁的颜轻舞看到了自家哥哥竟然醒了过来,心中也是惊喜交加。她本来以为龙向天这一闭眼便是长睡不起,谁知龙向天却苏醒了,而且与之前的那种虚弱濒死之貌完全不同。

    “哥哥,你没事了吗?”

    颜轻舞惊喜道。

    龙向天还来不及回答,颜轻舞继续道:“我去给你取些食物。”

    说罢颜轻舞快速起身,在背过身的那一刻,她忍不住擦拭眼角的泪水,谢天谢地!自己的哥哥终于醒来了!

    看颜轻舞离去的身影,龙向天并没有阻拦,他现在疑惑非常,眼神迷惘的看着自己的手。

    他赫然发现自己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这几乎就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不,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好!”

    龙向天来不及惊喜,眉头顿时大皱。他微微运转之前所修的剑擎宗功法,刚刚运行起来的灵力,却总也是找不到归宿,丹田还是破碎状态!

    龙向天有些气馁,就算是自己伤势好了,丹田变成这个样子,又有何用?

    龙向天忽然想起了在自己昏迷之前和自己说话的那个声音,他心中一动,自己伤势的恢复,应该是和那个人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他肯帮助自己的话,是不是自己的丹田也能复原?

    而此时,颜轻舞却是高兴的前往厨房之内,自家哥哥醒来了,她的眼角还挂着未曾散去的泪珠。虽是如此,却无法掩盖她倾世的容颜,相反,脸颊上的泪痕还为她增加了一丝我见犹怜之色,显得楚楚可怜,分外动人。

    厨房中的弟子一个个看的心神摇曳,此时旁边走出来一个弟子,身后跟着数个跟班,缓缓的走到了颜轻舞的身边。

    他看向颜轻舞的面上露出一丝贪婪之色,面孔递到颜轻舞的面前,在她的面前微微一嗅,面上露出一丝享受之色。

    “轻舞来此取食物啊,你那死鬼哥哥,看起来是死了喽?死了也好,今后你刘剑哥哥,会保护你的!”

    说罢,那个刘剑一把抓住了颜轻舞的手,颜轻舞面色剧变,猛力挣扎,愤怒的看着刘剑道:“我哥哥没有死!他伤势已经复原了!你以前不过是我哥哥的一个狗腿子罢了!现在竟然敢动我!我哥知道了肯定会杀了你!”

    听到颜轻舞的话,刘剑哈哈大笑道:“龙向天被打碎了丹田,人尽皆知,你说他没死?就算他没死,现在恐怕也就是一个废物了吧!哈哈哈哈哈。”

    “你!”

    颜轻舞面上露出愤怒之色,但是心中却十分惶恐,她知道,面前的这个人说的是实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丹田乃蓄力之所,现在其支离破碎,对于修炼之人来说无疑是最为恐怖的灾难,想要在武修一途上走下去,没有丹田,无疑是痴人说梦!

    曾经的天之骄子,现在的废人之躯,自己的哥哥龙向天又怎么在这个武道为尊的世界上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