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狂武战尊

虎落平阳被犬欺

    “所以说,颜轻舞,你还是从了我吧!等我娶了你,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会尽力帮你哥哥找修复丹田的办法的,而且我会保护你啊!”

    话说着,刘剑露出一丝淫笑,手已经打算不规矩的揽上颜轻舞纤细的腰肢。

    此时人群中,围观的弟子们纷纷摇头,刘剑此人性格十分的贪婪,而且偏好拍马屁,在龙向天是剑擎宗第一天才的时候,这货不计代价地讨好龙向天,鞍前马后,而龙向天也是个豪爽之人,加之春风得意,没有少给这家伙好处。

    他在宗内的地位就有了很大的提升,甚至龙向天对他从不吝啬指点,让这个家伙在短短的一年时间之内登上了剑擎宗天才战力榜第十位!

    这其中龙向天的帮助起了绝大作用,而如今这家伙却在龙向天陷入低谷之时悍然噬主,甚至连龙向天的妹妹颜轻舞都敢染指。

    在龙向天被人打碎了丹田之后,第一个向龙向天发难的便是此人。

    那些和龙向天没有多大关系的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暗暗警醒,以后和这个家伙相交一定要谨慎。

    而人群中,唯有一人和众人不同,看着刘剑欺负颜轻舞,面色有些变幻,他也曾经受过龙向天的恩惠。

    实则人群中有不少人都或多或少的受过龙向天的恩惠,但是此时看着他的妹妹被欺负,他们却都选择冷眼旁观。

    此人一咬牙,悄悄用手中仅有的一张传讯灵符,发了一个消息给龙向天。

    龙向天正躺在床上活动着自己的四肢,一道灵符忽然从门外飘来,一行字在天空中显化!

    看到字中内容,龙向天原本还带着些许迷惘的神色顿时变得一片狰狞,他对着空中随手一挥,传讯灵符产生的字瞬间在天空之中消失。

    他双目之中喷涌着怒火,好像择人而噬的野兽。

    “刘剑!”

    愤怒之下他也异常后悔,当初真的是交友不慎,竟然错信了这等小人!若不是自己一力帮助,刘剑现在的修为在宗内最多也只是一流水准而已!

    想到颜轻舞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他不顾自己仍旧破碎的丹田,一个箭步,飞速赶往厨房。

    此刻厨房之中的刘剑已经陷入了半疯狂状态,他本就对颜轻舞垂涎非常,但颜轻舞却是就龙向天的逆鳞,在龙向天辉煌耀眼的时刻,他根本不能染指半分,但如今龙向天已经沦为废人一个,他再没有了丝毫顾忌,这简直就是上天所赐的机会。

    想到这儿,刘剑面上笑容愈盛,他看着颜轻舞,冷笑道:“别指望你那废物哥哥能来救你!就算他来了,没有丹田,没有莽力的他,也就是一个废物而已,甚至都不用我出手,我手下的这些人就足够收拾他了!”

    颜轻舞冷冷的看着刘剑说道:“若是没有我哥哥,你怎么会有今天?怎么会有现在这个地位?你这个无耻小人!”

    听到颜轻舞的话,刘剑面上的笑容不减,他看着颜轻舞说道:“你说对了,我就是无耻小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今我比龙向天强!自然要把我喜欢的一切都给夺过来!废物不配拥有你!”

    “你觉得我会喜欢一个小人?”

    颜轻舞讥讽道。

    “哈哈!”

    刘剑哈哈大笑,看着颜轻舞,又看了看自己周围的那些狗腿子说道:“她竟然说喜欢?哈哈哈哈,真是好笑,我会在乎你喜不喜欢吗?我在乎的是你的身体!只要你的身体!”

    说罢,他目光在颜轻舞的面上转悠了几圈,然后慢慢的往下,看遍了颜轻舞的全身,颜轻舞感觉自己似乎是**的出现在刘剑的眼前。

    她下意识的双手环抱住自己,面上楚楚可怜,周围的人虽然同情,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刘剑乃是剑擎宗天才战力排行榜第十,强大无比,论及实力,宗门之中除了排在前面的几位顶尖天才之外,没有哪个年轻一辈能够赢得了他。

    刘剑贪婪的嗅着颜轻舞身上的芬芳,一想起这样一个美人马上就要归自己处置了,他心中很是激动。

    就在颜轻舞已经绝望的时候,一道身影却是猛然踏入了厨房之中。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龙向天一脸煞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掩藏不住的杀意。

    他双目赤红,直接扫向刘剑。那一瞬间刘剑只觉得心头发慌,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动作僵在原处。

    龙向天虽废,但当初的重重威势仍旧萦绕在刘剑的心头。

    “刘剑,你在找死?!”

    一声暴喝,如晴天惊雷,龙向天跨前一步,挡在了颜轻舞身前。

    “不是说龙向天被人打成重伤了吗?”

    “是啊!怎么他现在还这么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里呢?”

    “谁知道呢,先看看吧,估计有好戏看了!”

    周围的人看到似乎并无大碍的龙向天,一时间议论纷纷。

    看着龙向天,颜轻舞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泪从眼角滑下,一把抱住了龙向天,哭着说道。

    “哥哥!”

    龙向天反手轻拍颜轻舞的背部,安慰道:“别怕轻舞,有我在。”

    刘剑已经从之前的惊惧之中回过神来,他细细感应了一番,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狞笑。

    在龙向天的身上,他没有感觉到半点莽力的存在,这让他心中大定。

    至于他身边的那些走狗们,看着完好无损的龙向天,早已经是吓得腿软了全都缩到了刘剑身后。

    刘剑皮笑肉不笑的的看着龙向天说道:“呦,这不是我们的龙大少嘛!怎么?伤势好了?不知丹田好了几分啊?”

    “刘剑,少废话,跪下认错,我可以放过你!”

    龙向天面无表情看了刘剑一眼,眼中寒芒闪烁,话语上不留丝毫情面。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刘剑忽然动了,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了龙向天的面前,一掌打出。

    龙向天虽然丹田已碎,但身体的敏锐度和感知力仍旧存在,他伸手横挡,刘剑的手掌印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噗!”

    龙向天一口鲜血喷出,刘剑的莽力直接透入他的体内,只见他身形翻飞,已经被撞出了厨房。

    颜轻舞悲呼一声:“哥哥!”

    人已经快步跑出厨房,扶起了嘴角还留着鲜血的龙向天。

    此刻龙向天却是意识模糊,浑身剧痛无比。

    丹田被废,他可以如何抗衡这剑擎宗天才战力排行榜第十的刘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