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盘星记

第一章 扫地少年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一个拿着扫把的少年望着眼前巨石上雕刻着的十个大字陷入了沉思,深黄色的秋叶不停的落下,直至遍布他的周身,遍布整条通幽曲径。

    “李盘星,你再不打扫好,又要被骂了。”远方有人声打破了他的沉思与这片静谧。

    “知道了。”李盘星从深思中醒来,转身看了一眼铺满落叶的小路倒吸一口冷气,随后一股无形的气力从一人高的扫把上席卷而来,双手一挥刮起一阵大风卷起千层落叶……

    火岚国,云起峰。

    传闻这里是整个火岚国第一缕阳光照到的地方,在这里天地灵气渗透着每一个角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火岚国七大宗门之一——云起宗选择在这里建宗。

    云起宗,九品宗门,火岚国七大霸主宗门之一,建宗百年以来高手层出不穷,武学功法都达到了火岚国巅峰,是天下习武之人趋之若鹜的地方之一,对于那些平民来说,这样的宗门无疑是龙门。

    而李盘星来到这里也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世人口里的龙门之地在他眼中不过是一把扫把,两轮朝夕,三餐温饱,四季更替罢了。

    朝阳初升,坐在简陋的床榻之上他便从打坐之中醒来轻轻吐了一口气叹息一声。

    “晃眼已经是第十七年,也不知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少。”他摸了摸心头,心里有难以言说的秘密。

    这个秘密其实很多人都知晓,他李盘星是一个很多人公认的天纵之才,也是一个所有人都耻笑的废物。他悟性逆天,过目不忘,也天生废体,无法突破桎梏。

    老天似乎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将最好的和最坏的全部给予了他。

    天纵之才如何,废物又如何,现在他早已想明白,一把扫把,无人打扰的生活最好不过。

    借着晨曦之光,他打开门继续清扫那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打扫的路。

    “盘星又这么早。”开门时的微光打扰了睡梦中的人。

    像坨小山一般的苏方打了打哈欠睡眼朦胧,他看了看微微开着的门叹了口气显得有点同情。

    “造化弄人,如果他还和以前一样,现在也不会呆在这小小的云起宗,做一个扫地童了。”

    “这些年虽然嘴上不说苦,可是心里上的打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一边的凌绝也醒过来。

    他们一个是大家公子,一个是长老之孙,对他们来说自己的前程已经可以看得见了。

    再过些日子内宗选弟子的时候,他们不过走个形式而已。

    在外宗苦苦磨练了这么些年,也总算是熬出了头。不过他们心里也有个芥蒂,那便是这个一起走来的好兄弟。

    “继续睡吧死胖子,昨晚你呼噜打的和雷一样。”

    “你叫谁死胖子,人家这是丰满。”苏方妩媚的扭了一下腰,整个铺子嘎吱一声。

    “得得,胖哥,别把铺子弄塌了,算小弟我求你。”

    两人继续把头埋在被子里呼呼大睡……

    小路很长,落叶很多,对于现在依旧是锻灵境中期的李盘星来说,要清扫这样的一条路还是吃力的。

    锻灵境是武学最初始的境界,所有的人习武之前都要从适应天地灵气开始,而这一步就叫做锻灵,将天地灵气为己身所用,锻造为己身真气。

    锻灵境之上是灵融,破海,渡空。在云起宗内,锻灵境如过江之鲫,真正称得上武者的是后面三境,整个宗门全都是靠灵融境和破海境的武者支撑,如果没有这些人,云起宗也不会坐上火岚国七大宗门的座椅。至于渡空境,李盘星到现在还未曾见到过。哪怕现在的云起宗宗主也不过破海境巅峰。

    整整花费了一早上的时间他才将小路清扫完,靠在一块石头上,李盘星调整了一下呼吸,灵气居然以诡异的速度疯狂引入他的身体,没过多久,那干枯的丹田像旱地遇到大雨很快就被滋润填满。

    感受到丹田处传来的充盈,李盘星微微一笑。

    “诸子百道之学,虽不能掌握,不过也并不是毫无用处。”

    不过念及此处还是有点悲哀,如果没有那一道门槛,诸子百道之学难道仅仅于此吗?

    “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他哼起歌来,扫把扛在背上优哉游哉的回去吃午饭。

    殊不知在他清扫过的那条小路之上一个人影缓缓从远处走来。

    老者花白的胡子,黑色的长袍上绣满了各种星宿图案,他看了一眼远方离去的背影,随后从手头上的戒指里拿出一个罗盘。

    罗盘古老且陈旧,仿佛历经了沧桑岁月,和眼前人倒是有共同之处。

    他一捏指一道紫色的真气流入罗盘中,罗盘通体荧光焕发,浮现出一个个古老的文字,其中一个暗淡的古文字竟从上面剥离出来飞射向李盘星。

    “咦?怎么会是那个字。”老者有些奇怪,不过苦笑着摇摇头,“可惜,可惜。”

    他挥挥袖离去,没有留下一丝来过的踪迹。

    倒是那一个字和石子般飞出去打在了李盘星晃着的脑壳上,眨眼就起了一个大包。

    “哎呦,是哪个不长眼的孙子扔小爷石子。”

    他捂着后脑勺叫苦连连。

    转身想找到作恶者,可是背后的小路空无一人,只有一把黑色的剑立在那里。

    这黑剑黑就算了吧,剑身上全是裂痕,竟没一处是好的。

    “嗨哟嘿,可真是破的,小爷我不会是被你砸的吧,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账的剑,让我抓到脑壳至少来十个包。”李盘星气的用手狠狠弹了一下黑剑,黑剑没弹裂,倒是那根手指瞬间就肿了。

    在他呲牙咧嘴的时候,那被弹了一下的黑剑散发出诡异的黑光。

    剑身渐渐变淡化成无数黑色粉末涌向了李盘星的那根手指,在那根手指之上烙印下类似戒指的印记。

    未等他反应,脑海嗡的一声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