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帝尊归来

第1章 城门庙 上

    千年万年,弹指一挥间

    世间笑傲,传承千万年

    一个少年,约在十一二岁左右,面黄肌瘦,身体骨瘦如柴;他这么晃晃悠悠地向前走着,让路过的人都是心中不由一惊。

    少年径直走到了一个,水流急促的河边,看着河中被浪涛淹没的倒影,心乱如麻。

    “父亲~母亲~孩儿无脸再见你们了……”

    说完,只见“扑通”一声,少年便消失在了惊涛骇浪中。

    ……

    一年后――

    “哗啦……”,漂在水中的一个少年被人捞了起来,浑身只剩下一口气。

    但救他的人脸色却及为精彩,虽然少年的不是特别的“丑”只不过身上全部都是水泡罢了。

    “他么的,这他么的什么事儿啊?刚死了一个***,现在……现在,他么的……不过说实在的,这也是一个机会啊……”

    无语半晌,手下却丝毫不敢怠慢,开始了救人动作,因为他真的怕再晚一步,某少年就要死翘翘了。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真不谓是过错了。

    “啊~”

    少年被人掐中,猛然惊醒。

    第一个反应就是跳起来,直觉告诉他,现在很危险。

    但是这一“跳”,顿时让少年感到不适,他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的身轻如燕,而是气力不足,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几乎摔倒。

    “我……我成功了??”

    少年皱起眉头低头一看,顿时心中大喜,在他眼下,一具陌生,甚至有些身体稚真的身体,(咳咳,其实是十分浮肿的身体,不过这已经是很好了)映入他的眼帘。

    原本古井无波,看破世间红尘,经过无数风浪与生死大却的他,也都不由得激动。

    要知道他可是世间主宰,万灵之尊。

    能够让他这样的人激动成这样,世界上恐怕也没有几次了。

    虽他到最后也没有逃脱纪元的命运。

    非龙纪元末,笑傲笑尊主为天下以身硬抗纪元大劫,终不成,非龙纪元仍然灰飞烟灭。

    笑傲心中一叹,眼睛尽是沧桑之意,当然这对笑傲来说那是在正常不过了,毕竟这对一个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来说,在正常不过了,但在其他人眼中却是另一回事。

    “哎,我说你这小混蛋,你是存心想打击我是吧,嗯~屁大的小孩,都能……都能这样……眼神?真他么的见鬼了……”

    地龙爷嗷嚎一声,心中升起了自愧不如的感觉,浑身上下这个样子,这……这真是一个少年?

    而在那嗷嚎声中。

    笑傲闻言猛一抬头,顿时一个长相怪异的老头,在那里长呼断叹,那样子几乎同*院的老**一般,这等表情,绝无例外,颠覆了笑傲的历经数千年的眼观。

    “是你救了我?”

    笑傲眼中满满的不信,甚至在眼底深处,竟然有些调。戏。

    或许,在他的眼中,这也是一种乐趣吧。

    “嘻,嘻,别用你那种眼神看着我,老头子我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刚刚就是老头我把你从河中捞上来的,怎么不相信,要不我这把你扔下去再捞上来一次。”

    那个老头笑眯眯地打量着笑傲,嘴巴张得大大的,如同炫耀一般。

    而他嘴里仅剩的几颗大黄牙,扑闪扑闪的,伴随着浓烈的臭气,向着笑傲,迎面直扑。

    笑傲直接向旁边转身,深吸一口气,这味道太难闻了。

    不过这样也只闪现了一瞬,很快在他目光中闪现着与他十三岁年龄不符的深沉光芒,直面老头。

    “如何称呼?”

    “嘿嘿,地龙爷,城门庙的。”老头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露出大黄牙,但是口中却是忍不住的口水直流。

    “城门庙?地龙爷”笑傲满头黑线,以他的眼力,再加上地龙爷的表情,他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地方。

    再或者这就是忽悠人的,就算一个人,再怎么脑残,你绝对不会取这样的名字。

    恐怕他真正的来历,根本就没有说出口吧!

    再或者就是他给别人起的外号。

    “现在是何纪元?”笑傲回过神来,继续问道。

    “啥子纪元?”地龙爷原本一条线的眼睛顿时瞪圆了起来!如同看一个奇葩一般看着笑傲。

    “我说你是孤陋寡闻呢?还是孤陋寡闻呢?就算是孤陋寡闻也没有你这样的吧,真他么的活脱脱一朵奇葩。”

    “草。”

    笑傲满脑子怒气,而且照他现在的情况,恐怕就只知道他之前所在的非龙纪元了。

    “有话快说,没屁快放!老子就是孤陋寡闻,你能把我怎么滴?痛快点!”

    软的不行来硬的,我就不信套不出来。

    “嘻嘻,嘻,小子你还算有点骨气,算了,算了,人老了脑子也不灵光,老头子我就告诉你吧。”

    地龙爷晃了晃脑袋,时不时的还整理了一下他这xx尊容,努力做出一副,知识渊博的样子。

    “现在是“归途纪元”只可惜还末有尊主,在此时整个天下,唯有木归途,木王主,最有可能。”

    地龙爷说起木王主的名子木归途时,在他的眼中罕见的出现了尊重之意。

    但这对笑傲来说,根本就是无名之辈,没听说过。

    再者,他一个九万年前的人物,能认识的人真是了了无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