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太古诛仙神帝

第一章 废物傲风

    天空星辰点点,圆月高空,本应宁静安详的夜晚。

    却在星河之间,出现一道若有若无的光芒萦绕其中,这光芒时而耀眼夺目,时而隐于星空。

    “天出异象,不知是福是祸。”

    神州大陆,皇城之巅,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神情凝重,负手而立,仰望星空,身后,站着一黑一白的两人。两人恭敬的站在那里,等待着命令。

    “嗡。”

    突然,天空的光芒一闪,劈落而来,霎那间,黑夜变白昼,转眼间白昼成黑夜,不断交替,光芒所过之处,虚空剧烈的颤抖,仿佛天地都无法承受这道光芒一般,但当那光芒与大地接触的瞬间,出乎意料,恐怖的力量并没有造成任何的破坏,凭空消失,随后,璀璨的星空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此刻,老者的双眼异常明亮,身体激动的微微颤抖,指向那光芒下落之处“荆州境内……”

    “明白!”

    话落,两位金衣黄袍之人瞬间消失不见……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十四年,人们早已经忘却当初惊天的一幕,在荆州境内,一个十三岁上下的少年顶着烈日,挥舞着双拳,击打在木桩之上,身上那破旧的白袍早已被汗水打湿,院落之中不断的猝炼着自己的身体,那少年身子瘦弱,面容白嫩,脸庞俊俏,尤其那双眼睛更是炯炯有神,在双眼睛当中透露着不屈与傲气。

    少年名叫傲风,今年十三岁,家中只有两间茅草房,看上去很是贫苦。

    “风儿,该吃饭了。”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妇人站在门口,这妇人长得非常的漂亮,纵使是那粗衣麻布也无法挡住她的魅力。

    “知道了娘。”傲风听到后,对着妇人笑了笑,停止修炼,从已经不知道被自己打过多少次的木桩旁走了回来。

    看到自己孩子如此的努力,妇人也是温柔的笑了笑,然后拿出手帕帮傲风擦了擦汗。傲风的母亲叫林婉,以前是峰罗城数一数二的大美女。

    当傲风和林婉走进房中,桌子上已经整齐的摆好了三副碗筷,正座上坐着一位中年人,这人眉宇之间与傲风有几分相似,却胡子拉碴,头发零乱,手中还拿着一坛子酒。这人正是傲风的父亲。

    别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曾经傲风的父亲可是峰罗城响当当的人物,名叫傲天剑,十岁修为就达到了炼体境三重,十三岁已经突破到炼体境八重。当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步入灵境界的人了。

    可以说是峰罗城家喻户晓的天才,但当到了二十五岁那年,却因走火入魔,从而一蹶不振,变成一个车头彻底的酒鬼。

    “你看看你,都十三了,还是炼体一重。”看到傲风进来,傲天剑不免发发牢骚

    傲风则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桌子旁慢慢的坐下来,低头吃饭。

    “行了,剑哥,孩子很努力了,每日天不亮就起来练武,直到半夜也不休息,你不关心一下孩子还整天埋怨。”林婉看到傲风脸色有些委屈,说了傲天剑一句。

    听到林婉的话后,傲天剑瞪了傲风一眼,不在说话,继续喝酒。

    很快,傲风把饭吃完了,说了一声,转身继续到院落中打木桩,虽然心中难受,但傲风从来也不说,因为他父亲说的是事实,自己已经十三岁了,却依旧无法提升自己的修为。自从七岁那天之后,自己的修为就停歇不前。

    “哈哈,废物,还练呢?就算你在怎么练你都是废物……”这时,从远处走来了几个与傲风年纪相仿的少年,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讥笑。

    听到嘲笑自己,傲风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继续打木桩。因为这些人每天这个时辰都会过来,羞辱一下自己,这成为他们的习惯了。

    “喂,林哥跟你说话呢,废物。”突然,一个少年走到傲风的身前,推了一下傲风。

    傲风被推倒,但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看了他一眼“你们几个不烦吗?”

    “哈哈,欺负你,一点都不烦……你个废物,有本事来打我啊……”那少年将自己的脸向傲风伸去。

    傲风看到后,突然出拳,直接打在了那少年的脸上,少年被打的一愣,身体倒退了好几步。

    “你敢打我?”

    “是你让我打的。”

    “妈的,老子宰了你。”感觉自己脸面挂不住,疯了似的冲向傲风。而傲风也挥舞着自己的拳头,与他打在一起,少年,乃是炼体二重巅峰,很快就把傲风打倒在地,但是傲风那双眼睛中,依旧死死的盯着那少年,没有丝毫的退缩。

    很快,剩下的几个少年也是出手,拳打脚踢的打在傲风的身上,虽然很疼,但傲风却没有丝毫的叫喊,只有少年在那里骂骂咧咧。

    “住手!”一道厉喝陡然传出,让这些少年陡然停手,巡音而望,看到了傲天剑站在门口,手中拿着酒坛子,摇摇晃晃,一看就知道没少喝酒。

    “二叔。”看到这人,其中一位少年走到前面抱了抱拳喊了一声。

    这少年,眼睛很小,眼下还长着几粒雀斑,乃是傲风大伯的小儿子,名叫傲慎,要比傲风大几个月,但修为已经达到了炼体三重巅峰,随时可以突破炼体四重。

    “嗯,走吧……”傲天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让他们离开。

    傲慎也是知趣的走了,当他们离开傲风家后,其中一个少年一脸不服气的问道“慎哥,你怎么还怕傲天剑这个废物啊?”

    “你们知道个屁,傲天剑虽然现在功力尽失,但只要他出手,不用说我们了,就算炼体五重的人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傲慎神情严肃的说道。

    “怎么可能?”所有人都是一脸吃惊。

    “这是我爹说的,不过……”突然,傲慎脸上浮现出一抹奸笑。

    与此同时,看到傲风受伤,傲天剑的眼睛里流过一丝的疼惜,但很快便隐藏起来,声音严厉“哼,看看你,就连他们几个都打不过,你还能干什么?”

    傲风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没有言语,神情失落的走出了院外,到了院落之外,傲风站在那里,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举向高空,目光坚定,呐喊一声“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天地之间最强的人。”话落,傲风直接向远处跑去。

    这时林婉也出来了,看到儿子走了,眼角流出了眼泪。

    “剑哥,你非要这样对自己的儿子?”

    听到林婉的话语,傲天剑眼神不在浑浊,反而非常的晶亮,身体也不在晃了,语气也变得温柔了一些,摇了摇头“没办法,如果不这样的话,让他们知道,风儿会非常的危险……”

    这些话,傲风没有听到,傲风一个人慢慢的走向后山,眼角在不断的流着眼泪,心中非常的委屈,并不是因为天天被打而委屈的哭了,而是因为傲天剑对自己的态度,他时常问自己,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傲风走着走着,来到了后山那个瀑布,傲风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放松心情,傲风脱下自己的衣服,猛地跳到河里,站在瀑布底,让瀑布奔腾的水来冲刷自己的身体,顺便把自己的烦恼也冲刷干净,恐怖的瀑布犹如巨山一般,不断的打压着傲风的身躯,想将傲风那瘦弱的身板给压塌,不过傲风羸弱的身躯,却没有因为这样被压垮,反而笔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无论急流是多么的凶猛,都无法将傲风打垮。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傲风从瀑布下走了上来,将衣服穿上,躺在河旁边的岩石上,渐渐的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桀桀桀,你想要统治世界的力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