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绝世符神

001 韩澈

    晚秋时节,天气渐寒,这个季节的晚枫镇,到处都可见飘零的枫叶,倒是和镇的名字,相得益彰。

    “灵符咒!”

    “砰!”

    镇上有处后山,此处杂草丛生,树木繁茂,枫叶是最多的,韩澈站在那无数的枫叶中,两手掐出一个奇怪的法诀,然后轻喝一声。

    顿时间,砰的一声,他周围的落叶被惊得飞起,爆炸开来,形成韩澈为中心,方圆丈许的真空地带。

    “呼。”

    看着周围胡乱飞舞的叶片,韩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随意取过来一片,放在嘴角,然后整个人不徐不缓的重新找了片地儿,准备再次施展灵符咒。

    灵符咒,是一种非常基本的符咒,算是每一个符修都会的入门招数。

    此符咒无任何技巧可言,只是以符修的精神力为基础,然后朝着周围某一点将自己的念力释放出去,便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威力。

    韩澈是一名符力第三重的符修,在没有觉醒本命元符之前,修习灵符咒,是符修锻炼自己精神力最好的方法,所以是他每日必做的事。

    “少爷,少爷,老爷回来了!”

    就在韩澈准备继续修炼的时候,远处匆匆忙忙跑过来一个仆人,还隔着老远,就听他喊了起来。

    韩澈愣了一下,随后脸上涌现狂喜,道:“是真的吗?小徐,爹他真的回来了?!”

    一边说,韩澈一边迈开脚步,朝着镇上飞快赶去。

    那仆人喘着粗气,脸上也是一片喜色,跟在韩澈背后,一同往回赶。

    “爹,当年你离开我们,去外寻那符灵之道,想必现在定是已经有所成就,得道归来!”

    韩澈想起有关他爹的一幕幕,脚步是越来越快,后面的仆人渐渐跟不上了。

    晚枫镇,虽说不大,镇上却有四个家族,而韩澈所在的韩家,是四大家族中实力最深厚的一家。

    韩家人丁虽然不多,但却各个都是人中龙凤,在晚风镇上,有着极好的口碑。

    韩澈的父亲韩林,是韩家老祖的第三个儿子,也是当初最有修炼天赋,最被人看好的一个。

    在五年前,韩林的修为突破到十级符师,成为晚风镇历史以来的第一天才,随后他为了寻求境界的突破,离开了家乡,外出求道。

    不知不觉,已是五个年头了,五年之后,他终于回来了。

    只是,此时的韩家,却并不是一派欢腾的景象,甚至恰恰相反,气氛有些悲伤。

    韩家大殿,殿内有一把轮椅,轮椅之上坐着一个中年文士,但见此人一言不发,眼神痴呆,竟仿佛失去了神智一般。

    韩家老祖看着中年文士,有些悲从心来,他擦了擦眼睛,不忍再看,道:“都下去吧,先将林儿安顿下来,等明日,将镇上的郎中都叫来,到时......”

    顿了顿,好像不忍说下去,韩家老祖又说道:“另外,澈儿那边,若眉......”

    韩家老祖的目光看向一个中年妇女,中年妇女眼眶通红,在一旁抽泣不已,但此时她还是强自打起精神,道:“澈儿那边我会好好说的。”

    韩家老祖环视一圈,但见殿内其他人,也都一副同情不忍之色,便道:“行了,都先下去吧。”

    说完,众人便准备离去。

    “爹!爹!”

    只是,这个时候,院子外面突然传来少年的呼喊声,听到这声音,众人脸上的同情之色更重,便都没有立刻离开。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同情,其中有一部分人,则是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

    虽然都是同一个家族的人,但利益的争斗却是一直存在,看到韩林的现状,有些人便明白,自己的机会来了。

    韩澈很快来到了韩家大殿,只是,当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时,他整个人都傻了。

    殿内那轮椅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韩澈的父亲,韩林!

    “爹!”

    愣了一会儿后,韩澈几乎是扯着嗓子叫了一声,然后飞快跑到韩林身边,抓起韩林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不停摩挲,道:“爹,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你不认得孩儿了吗?!”

    说着说着,韩澈眼泪就流了下来,因为他发觉,眼前之人和他父亲长得虽然是一模一样,可对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这种异样的陌生感,是韩澈难以接受的。

    “澈儿!”

    此时一旁那中年妇女欺身上前,将韩澈抱在怀中,两人哭在一起,化成两个泪人。

    “爷爷,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哭了一会儿,韩澈擦去眼泪,看着殿首的韩家老祖说道。

    韩家老祖叹了口气,道:“澈儿,你现在也不小了,有些事情我也没必要瞒你,你爹他,是一名符灵大能送回来的,看他的意思,是林儿在和别人的争斗中,被打得本命元符碎裂,失去了意识。”

    这时一旁有位中年汉子冷笑道:“呵呵,当年我就说了,林弟这种脾气出去迟早要出事,外界可不比咱们晚枫镇,多的是厉害的狠角色哩。”

    韩家老祖瞪了此人一眼,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风凉话!你难道忘记当年林儿是怎么对你的吗!”

    那中年汉子又是冷笑一声,没再说话,嘲讽的看了一眼韩澈这边,随后离开了大殿。

    韩澈认得此人,是他的二伯,叫做韩大虎。

    听说从小的时候起,韩大虎就因为资质的原因对韩林嫉妒的紧,现在韩林出事了,也难怪他会有这种反应。

    以前因为韩林名头的缘故,此人倒也不会公然对韩澈一家表现出敌意,可现在看到了韩林的下场,他便无所顾忌了。

    韩澈将对方的嘴脸暗暗记在心里,替一边的母亲擦了擦眼泪,道:“娘,快别哭了,爹要是知道了,会伤心的。”

    “好,娘不哭,不哭。”柳若眉欣慰的看着韩澈,从当年韩林离家那时候起,韩澈就变得非常懂事,现在这种关头,也难为他还知道关心自己。

    “都下去吧。”

    韩家老祖虽然心也很痛,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他到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八级的符师,能力实在有限。

    对于晚枫镇外的世界,他不是不知道,能够将韩林打成这样,想来那最少也是符灵级别的大能才能做到,报仇这种事,他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晚上用过餐后,韩澈一个人跑到了后山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片他经常来的地方总给他一种莫名的心安感。

    来到这里,好像内心的伤痛都会被冲淡一些。

    “灵符咒!”

    “砰!”

    “灵符咒!”

    “砰!”

    ········

    黑夜中,枫林内,韩澈一刻不停歇的进行灵符咒的练习,将这后山内的落叶打得是鸡飞狗跳,满目狼藉。

    韩澈以前一直为自己有个离家寻道的父亲而感到骄傲,能够年纪轻轻就修炼到十级符师,并且有勇气去往外界突破自己,在晚枫镇,韩林的名号曾受到无数人的追捧。

    有这样一个父亲,韩澈很满足。

    特别是小的时候,韩林教他符咒之术的时候,他更是学的极为认真。

    只可惜,韩澈的修炼资质并不好,从五岁开始修炼的他,一直到十五岁,修炼了整整十年,都只有符力第三重的境界。

    要知道,当初和他同一批修行的家族弟子,有几个都已经觉醒自己的本命元符,成为符士了。

    觉醒本命元符,需要修为达到符力第十重。

    以前,修为的落后,并没有导致韩澈在家族的地位有什么下降,因为他是韩林之子。

    韩澈出门,不论是镇上的什么大人物,见到他,都会给他对应的尊重,这些,都是因为他的父亲。

    因为这点的缘故,所以韩澈对于自己修为进展缓慢的事,也并没有太在意,只想着等以后父亲回来了,再让他教自己进展快的方法。

    可是,谁能想得到,五年之后,父子再次相见,却会是这么一种场面。

    父亲成为废人的消息,很快便在晚枫镇传开,从今天开始,韩澈的日子可能不会那么好过了。

    因为对于符修来说,失去自己的本命元符,那无异于是耻辱,是比死还让人难受的事情。

    偏偏还没死成,被人当植物人给送了回来,那么,这无异于是当着天下人的面给韩家甩了个耳光。

    只是碍于韩家的大势,明面上别人也许不会说些什么,但暗里,谁知道会有多少风凉话呢。

    “呼...呼...”

    韩澈在山崖边的草地上躺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施展了多少次灵符咒,反正现在他已经累得连动都不想动一下了。

    他漆黑的目光直视着星空,直视着月亮,突然感觉心里面空落落的。

    “父亲的仇,我一定会报的。”

    韩澈咬牙,内心暗暗将那陷害他爹之人的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一遍。

    符修,在觉醒本命元符之前,修行的方式其实非常简单,只要修士不断的锻炼自己的意念力,精神便能得到不断的加强,最终突破符力的十重境界,觉醒自己的本命元符。

    诸如御物咒,灵符咒一类纯粹依靠修士精神力量施展的符咒,便是很好锻炼精神的方法,也是大多数符修的选择。

    据说也有一些天资纵横之辈,先天精神力便是强大到符力第十重境界的程度,直接便觉醒了自己的本命元符。

    当然,这一类人,就算有,那也都是各个世家皇族的后裔了,肯定是凤毛麟角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