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至尊骨神

第六百七十五章:血战黑魔

    听到这话之后,王道一和吕小布都异常的愤怒,他们也没有想到,黑雾里面的恶魔就这么的卑鄙,看样子这一次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但是此时他也感觉到自己十分的愁眉苦脸。

    楚凡赶紧来到了王道一和吕小布的面前,他们三个人牢牢的站在一起,看着这些遍地的骷髅,他们就感觉到十分的无奈,难道这一次就真的没有办法对付这些不断重生的骷髅了吗?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很快楚凡就把自己的自尊践踏在了地上,瞬间,至尊剑上迸发出一道寒意,直接在黑雾的区域之中,形成了一个冰之屏障,完全将这些骷髅隔绝在了外界,但是让楚凡感觉到意外的是,头顶的那一片巨大的黑雾,根本无法穿透自己的千年玄冰也不起作用。

    但是不管怎么说,已经把这些骷髅都格挡在了外界,配合,吕小布看到这一幕之后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些骷髅们愤怒的敲击的冰块,但是根本无济于事,无法突破冰之屏障,楚凡再一次紧紧的盯着自己头顶上的黑雾中的恶魔。

    王道一和吕小布也没有丝毫的怠慢,盯着黑雾之中的恶魔,立即破口大骂了起来,他们现在恨不得把恶魔给揪出来,好好的揍一顿,实在是太可恶了,派出了骷髅兵团,差一点就把他们给彻底活撕了。

    此时躲在黑雾中的恶魔也感觉到异常的愤怒,没有想到这几个小小的人类办法竟然还层次不穷,把自己的骷髅兵团完全隔绝了开来,竟然还形成了一个冰之屏障,不过还好自己的这些黑雾,可是具有极其强大的力量,可以将冰之瓶罩隔绝开。

    此时躲在黑雾之中的恶魔总算是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他竟然大概有7分像人的模样,但是在他的身后有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他的双手有着锋利的爪子,而且脸上还带着一副诡异的黑色面具。

    楚凡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即开口说道:“我的车把至尊剑一下从来不斩无名之辈,你赶紧报上名来,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难道真的是一个魔鬼吗?但是看样子你又像是个人类,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妖兽山脉的这片墓地之中。”

    王道一和吕小布都十分惊讶的看向了戴着面具的男子,确实他们感觉到男子大概应该是人类吧,和人类拥有一样的体型,只是感觉到,全身有些古怪,而且还长着一双黑色的翅膀,这到底是什么品种啊?

    就在此时,戴着面具的男子怪笑开口说道:“你们这些小小的人类竟然见到了我的真面目,那我就绝对不可能让你再逃出我的手掌心了,你们今天都得死在我的面前,而我将会让你们碎尸万段,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黑魔。”

    说完这话之后,黑膜就展开自己巨大的翅膀,朝着楚凡他们俯冲了过来,而且在他的双手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三叉戟,黑色的三叉戟直接朝着楚凡的头颅刺了过来,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机会。

    楚凡看到这一幕之后,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手中的至尊剑直接朝着自己的头顶迎了上去,他当然是十分相信自己的力量,他倒是要看看叫做黑魔的家伙,到底有几斤几两,更何况现在自己是以多敌少。

    此刻的楚凡手中的至尊剑立即迸发出一道精光,瞬间在他的身上出现了三昧真火和千年玄冰,朝着三叉戟劈了过去,黑魔看到这一幕之后,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惊讶,但是毫不犹豫,自己的三叉戟迸发出黑气。

    砰的一声巨响,这是武器与武器之间的对战,楚凡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就如同遭到了重击一般非股浓郁的黑气以及环绕在了自己的自尊剑上,但是却被自己的三味真火给燃烧殆尽。

    火焰和这些魔气相互交织在了一起,互相抵消掉了,楚凡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这些魔气的威力十分的强大,自己的三味真火正在苦苦的支撑着,再这么下去的话他绝对撑不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正在飞快的消耗。

    楚凡的身形在不断的后退,而恶魔手中的三叉戟再一次迸发出一道黑光,一步又一步的接近楚凡,楚凡感觉到自己很快就要到达冰之屏障的尽头,到时候自己绝对会被顶出冰之屏障的。

    王道一和吕小布看到这一幕也彻底的吓坏了,他们也没有想到黑魔的实力竟然如此的恐怖,他们一左一右随后也是朝着黑魔发动的偷袭,王道一手中的破魔匕首毫不犹豫的扎向了黑魔的心脏。

    而吕小布的黑金古刀也是狠狠的劈向了黑摩的背部,在他们的双重夹击之下,恐怕黑魔应该是无处可逃了,楚凡看到这一幕之后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很显然他们三个人绝对能够把黑魔给击杀掉。

    然而在下一刻黑魔不由得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只听见闷哼一声,在黑魔的身上立即迸发出一道道的黑光,漫天的黑气立即充斥了开来,直接将黑金古刀以及破魔匕首给吞噬的。

    此时的王道一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心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他根本没有任何丝毫反抗的力量,泡沫匕首就被吸收了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吕小布出现的情况也是一模一样,他也没有想到这股诡异的黑气居然会产生这么大的吸引之力。

    王道一和王道一也不敢逗留,因为他们现在靠着黑膜十分的近,这股强大的吸力,甚至要拉扯着他们进入到这团黑雾之中,他们真的是不敢想象一旦掉入到这黑雾之中,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于是正在拼命的往回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