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至尊骨神

第六百七十八章:坟地的宝贝

    听到这话之后,楚凡也不由得啧啧称奇,确实实在是有些奇妙,刚刚那一招好像对这种恶魔有天生的威慑作用,刚刚的那个黑魔根本没有丝毫想要抵抗的意思直接被消灭掉了,实在是太强了。

    王道一在一旁,也不由得一脸羡慕的说道:“天哪,吕小布你真的是让我感觉到刮目相看,我还以为你是去送死了,没有想到刚刚你全身散发出金光,就如同天上的神人,一般实在是太帅了,竟然直接把黑魔给一刀给斩灭了。”

    吕小布听到这话之后,也不由得挠挠脑袋笑着说道:“刚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还好结局是好的,我们现在应该是摆脱的控制,对了,那三个妖兽去哪里了?我们怎么没有看到他。”

    然而只听见哗啦啦三个骨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没错,就是那三个妖兽的骨架,楚凡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骨架,根本没有想到这三个妖兽竟然会直接变成了白骨是谁做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天哪?

    可以明显的发现这三个骨架之上,隐隐的有一些黑色的气体,很显然是被刚刚的黑雾所造成的天哪,难不成这三个妖兽已经被黑雾给吞噬掉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实在是太可惜了,他们没能够把这三个妖兽给救回来。

    楚凡看到这一幕之后,也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有想到给我们带路的这三个妖兽已经陨落了,天哪,实在是太可惜了,我还以为他们能够把我们带到那个九幽冰虎的洞穴之中的,看样子这一次是不可能的了。”

    王道一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之前我们进入到这片坟地的时候,已经彻底的和这三只妖兽隔绝了,所以说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那里发生了什么,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被黑魔给变成了,这样实在是太可恶了,不过我们也算是为他报仇了。”

    吕小布听到了他们所说的话之后,也点了点头说道:“只可惜这三个妖兽死在地方,看样子我们接下来要自己去寻找九幽冰虎的洞穴,去打败九幽冰虎,可不是容易的事情,我们恐怕要多走一些弯路了。”

    听到这话之后,楚凡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打开了一幅地图,这幅地图也是他在不断的进入到妖兽山脉所绘制的,也是三个亚瑟协助完成的,有很多危险的地方,楚凡都已经做了标识。

    楚凡指的指地图上的某一点,说道:“翻过山坡的话,我们就会到达一个叫做妖兽峡谷的地方,这里面居住着很多逆天的妖兽,而我们需要找到的九幽冰虎的洞穴,就在这峡谷的深处。”

    听到这话之后,王道一立即皱了皱眉头说道:“恐怕接下来的路肯定是不好走了,要想知道没有这三个要素的代理的话,恐怕我们会遇到厉害的妖王,到时候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能够对付得了他们。”

    楚凡和吕小布都不由得点了点头,于是他们正准备整装待发离开,坟地,翻过这片山坡,然后突然让他们感觉到有些奇怪的是,在坟地的中央有一处土地好像十分的松动,竟然出现了好几道裂缝。

    楚凡看到这一幕之后有些犹豫,赶紧来到了裂缝处,这道裂缝足足有三寸,里面隐隐散发出一股股的奇怪红光,这让人感觉到十分的惊讶,没有想到这是第一之下,难道还有什么宝贝不成楚凡他们都十分的好奇。

    看到裂缝中散发出来的红光,王道一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说道:“楚凡啊,我们还等什么赶紧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好东西,说不定有我们想要的宝贝呢,要想知道这么大一个坟地里面肯定有收藏的什么,珍惜的法宝。”

    听到这话之后,吕小布还不由得撇了撇嘴说道:“王道一你可别把事情想的太好了,要想知道万一在裂缝之中会有什么逆天的妖兽藏匿在其中,那我们现在直接进到其中的话,会不会有生命危险?我们要不要冒这样的风险。”

    ,听到了他们俩所说的话之后,楚凡倒是也有些犹豫,正在思索着要不要把裂缝给剖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东西埋藏在其中,但是很有可能会有风险,要是真的是什么厉害的妖兽的话,他们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很快楚凡就打定了主意说道:“我们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黑魔已经被我们解决掉了,我们到时候看看弟弟之下的宏观到底是什么东西,大家做好战斗的准备,很有可能会有危险。”

    听到这话之后,王道一也不由得欣喜的说道:“放心好了楚凡,我早就准备好了,我们在地方和黑魔作战了这么长时间,他肯定会私藏了很多很厉害的法宝,等着我们去探索呢,我们总不能够空手而归吧。”

    吕小布也不由得撇了撇嘴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跟你们一起去裂缝的深处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玩意,我倒是感觉到有些不太靠谱,墓地之下,这么的一生会有什么样的好东西呢。”

    于是楚凡一行人就赶紧撬开了裂缝露出了一个黑幽幽的洞口,没错,在这片墓地之下,竟然还隐藏着一个黑色的通道,他们都感觉到有些头痛,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好东西,或者是什么样的危险等待着大家。

    犹豫了片刻之后,楚凡他们三个人毫不犹豫的就钻入到了黑色洞口之中,借助着黑金古刀上所释放出来的金光,让他们有了照明的光,是在一步步的深入到裂缝之中,这是一个很深的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