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至尊骨神

第七百八十九章:一口吞万物

    果然这画面正是把他带入到了深海之中,学习深海巨鲸的神通,对照着深海聚精自己感悟,楚凡不得不说神通真的是很难领会,要学会模仿深海巨鲸将使神通学会绝非轻而易举的事情。

    楚凡紧皱的眉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看着一幅幅的画面,仿佛自己现在就处在深海之中。一只深海巨鲸直接朝着自己摇拽的过来,深深的一口吞下了楚凡,楚凡吓得赶紧闭上眼睛,好像领会到了什么。

    下一刻楚凡感觉到自己身处在深海,化为了这只巨鲸,眼前出现了一大堆的鱼群,楚凡没有丝毫的犹豫,张开的嘴巴一口吞了下去,只可惜这些鱼群速度极快,一下子避开了自己,完全扑了个空。

    大量的海水涌入到了楚凡的口中,楚凡瞬间感觉到大量的海水涌入到了体内,呛得他赶紧张开了嘴巴,大口的呼吸,刚刚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竟然进入到了这种冥想的状态,化为了深海聚精,只可惜自己并没有捕食到任何的鱼群。

    当然此时的楚凡下一刻又化为了深海,聚精在这深海之中不断的犹在,看到了舆情他就猛烈的扑了过去,只可惜一次次的都扑空了,自己的深渊巨口并没有扑到任何的食物,反而被呛了一口口海水。

    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楚凡明明是在这里体会神通,却意外的融入到了这种画面之中,楚凡虽然说并不以为意,依旧是按照心意,化身深海聚精不断的捕食鱼群,一旁的传承使者看到这一幕之后,都一开始赞不绝口。

    传承使者不得不佩服楚凡啊,文工的天赋异禀,如果换做一般人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快就会被带入到意境之中,正常人都会在这里苦苦冥思,该如何学会这种神通,而楚凡此时已经完全融入到画面之中,这不是常人能够达到的。

    楚凡一次一次的失败之后,好像总结了什么规律,当他再一次张开自己的深渊巨嘴扑向鱼群,哇的一口,总算是捕食到了鱼群的一小部分,尝到了甜头之后,楚凡好像明白了一些规律,自己的脑海变得更加清晰了一点。

    就好像自己的深渊巨口突然变大了一倍,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玄妙了,楚凡再接再厉,不断的尝试着吞噬整个鱼群,现在他好像总结到了什么规律,那一口直接将一小团的鱼群完全给吞过了。

    楚凡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画面一幅一幅的被自己消化掉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楚凡幻化成了深海,巨鲸已经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张开了深渊巨口,一口将鱼群完全吞没。

    瞬间楚凡猛的睁开了眼睛,感觉到自己浑身轻松,这门神通已经被自己掌握了,楚凡很有信心的看一下的白发老者说道:“传承使者你所说的难学,对于我来说就那么回事吧,我感觉到我已经掌握了,我可以去尝试一下的。”

    说完这话之后楚凡悄然的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一种极其恐怖的吸力密集出现在了这片空间之中,轰的一声巨响,空间之中出现了道道的裂缝,传承使者,看到这一幕欣慰的笑了笑,立即示意楚凡赶紧停下来。

    楚凡不敢怠慢,赶紧闭上了嘴巴,一脸兴奋的看向的传承使者,传承使者开口说道:“做楚凡你已经领悟到了神通的绝妙之处,看样子你已经掌握了,比我想象中要快了一倍多,的确你的天赋异禀,我很佩服。”

    楚凡立即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再一次睁开眼睛时看到了这道巨大的裂缝,虚无之神的半个身躯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怪物,身躯上布满了黑色鳞片,裂缝还在不断的鼓胀变大。

    而且可以明显的发现周围的这些人面,蜘蛛们竟然化为了黑灰,他们大部分都已经被吸干的寿元,必死无疑了,老楚凡的这些同伴们一个个倒在地上,一副副垂死之躯,楚凡知道不能够再怠慢。

    楚凡悄然的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只听见天地产生了共鸣,温的一生数以万计的幽蓝色光点,正在一点一点的倒退,这些幽蓝色的观点本来是冲向裂缝,但是没有想到下一刻以极快的速度流到了楚凡的口中。

    在空中竟然形成了一道幽蓝色的水流,窜入到了楚凡的口中,楚凡大口大口地吮吸着这种幽蓝色的观点,自己的身躯正在慢慢的恢复,干瘪的躯体正在慢慢的充盈,一个呼吸间,楚凡就恢复了原状。

    下一刻一点一点的蓝色光点从着楚凡的体内慢慢的弥漫着出去,果然传承是这说的一点都没错,灯吸收到了不属于自己的寿元时,就已经从自己的体内溢了出来,向四面八方传了出去,根本不受虚无法杖的控制。

    此时的虚无之主一脸的懵逼,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自己的虚无法杖,已经完全没了作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些寿元不受自己的控制,流入到裂缝之中,而是朝着楚凡的口中奔涌而去。

    虚无之主一脸的愤怒,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虚无法杖说道:“成功你畜牲,你到底在使用什么样的神通?你怎么可能会吸入这些寿元,你是办不到的,只有我的虚无法杖才能控制这些寿元,我可是幽冥之火的主人。”

    说完这话之后,虚无之主脑袋上的滴溜溜的幽蓝色玉珠正在不断的旋转着,疯狂的吸取着幽蓝色的观点,化为了一团团幽蓝色的火焰,只可惜在他吸取的过程中,他身上的光点在一点一点的被剥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