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至尊骨神

第一百零二章:恐怖赔率

    “哈哈哈,我就知道肖耀的胜算大!”

    “我早就押了他了!”

    “我很看好那个烈火宗的肖耀,哈哈哈,这次肯定赚啦赚啦!”

    “那个天云宗的师兄也挺不错的啊!”

    “是啊!是啊!”

    “其实细说,真封派的大师兄也挺厉害的,赔率这么低,可以投点。”

    ……

    此时此刻,陈运艾死乞白赖的拉着楚凡走向这个人群涌动的地方。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白纸,白纸上有各个宗派的弟子的名字,后面还有一串数字。

    听到众人的讨论,楚凡大概是明白了,这个就是所谓的赛场赌局。

    第一排的第一位是岁蕴宗的萧然,赔率1:2。

    这个赔率可谓是很低了。

    赔率越低,下一场的胜算更大。

    再向下看,是天罡门的罗修,赔率1:5。

    罗修,是那些平民穷苦出身的学生中的高手,自幼便天资聪颖,现在更是有一身很高的修为。

    一些贫苦的学生弟子都将他视为奋斗的偶像目标。

    这样的赔率,确实是很让人心动了。

    何况罗修真的是有实力的人。

    再下一位,是灵剑宗的叶录,赔率是1:6。

    灵剑宗,算得上一个大宗门派。

    其中他们修炼的剑术更是令人敬佩,绝世剑法,绝世剑技更是被他们宗派的弟子练的炉火纯青。

    看到这里陈运艾忍不住开口道,“楚师兄,快看这个,看这榜单,基本就能看出第二轮的比赛中,哪些人可以胜出了。”

    “咦!楚师兄,我怎么没看到你呢?”

    “在哪呢?在哪呢?”

    陈运艾费力的扒拉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人,喋喋不休的一直问楚凡。

    嘴上没有停下的陈运艾,眼睛也没有停下,一直在赔率榜单上寻找。

    原来这个赌局排列出的榜单排名,都是根据参加宗门大会的选手的实力来设置的赔率。

    在陈运艾还在使劲搜索楚凡的名字的时候,楚凡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大名。

    在赔率榜的最低层,赫然写有两个大字——楚凡。

    楚凡无可奈何的戳了戳陈运艾,“找到了,那里,最后一排。”

    陈运艾朝着最后一排看去,哇!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太玄宗,楚凡,排名第49名,赔率1:100。

    想必是有人作弄吧,专门为楚凡这个无名小卒给出赌注。

    是啊,楚凡在第一轮大放光彩,必然也有人想打压他。

    楚凡知道自己无一例外赔率肯定极高,说明那些人是何等的对自己不抱希望。

    至于那肖耀的赔率,或者是排名第一的萧然的赔率,就能让在场一些人陷入倾家荡产的地步。

    陈运艾看到了楚凡的名义,也发现了猪脚的赔率,止不住的大吼大叫,“我楚师兄的这赔率?还有这个排名……这排名!简直是乱来!”

    陈运艾愤怒的脸都涨红了,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榜单。

    陈运艾看着这个榜单,实在是忍不住了要去找负责人理论。

    楚凡一把拉住丧失理智的陈运艾,让他冷静一点,不要这么冲动。

    “陈师弟,冷静点,你这么激动干嘛?”

    “楚师兄,你看这个排名,这个赔率!简直是睁眼瞎做事!”

    “看到了,看到了。”

    “不行,我要去找人理论清楚,他们的眼睛是被狗吃了还是怎么的,我楚师兄明明在第一轮大放光彩,是首先晋级的第一人!”

    ……

    在榜单周围围观的人听到两人大声的嚷嚷,直直的看着二人,却被眼尖的发什么发现这两人之中的其中一人正是楚凡。

    本来没怎么声音的人群中突然一下又沸腾了。

    天云宗的某位小师弟,看清楚来人之后,忍不住笑嘻嘻的嘲讽,“哟!这不是排名前五十,而且一举拿下三场的楚凡吗?楚师兄吗?”

    陈运艾盯着说话的人,眼中的怒火仿佛要冲出天际。

    那个人还是大言不惭的对着楚凡说着风凉话,“看来,你还是垫底的角色啊!哈哈哈”

    天云宗旁边的一个人也忍不住开口,想讽刺讽刺眼前这个无法无天的楚凡,“这么惨的赔率……要不我压你一百的元晶,免得没人压你!好给你一个安慰,哈哈哈!”

    楚凡听后,不由得冷笑。

    对这种人,楚凡一直是置之不理的态度,而且他觉得实力才是硬道理,和这些人懒得废话,直接不理会他们,拉着陈运艾就要走。

    没想到天云宗的那个人却是不依不饶,继续嘲讽,“是不是脸红,不好意思,想跑了……”

    楚凡讪笑着开口,“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只是去拿钱,本大爷买自己赢!”

    本来之前的楚凡是怀揣着巨款的,他的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不过,后来他把钱财等一些重要东西都放在了别处。

    灵晶是空渊大陆的硬通货,一颗下品灵晶能换百枚元晶,而一颗中品灵晶则可以换取百枚下品灵晶。

    这万枚下品灵晶,在楚凡这里,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楚凡最开始之前也不是单纯的为了获得了灵晶而高兴,而是有了跨入开脉境的希望。

    开脉,顾名思义就是开通经脉,要想跨入这一境,必须要有灵丹妙药配合或者高人帮助才可以。

    一个身着紫色的的青年冷笑一声,心中不免得嘲讽一番楚凡。哼,待明天在擂台上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是恐惧。

    他就是陈庆,是乾坤派的关门弟子,跟楚凡一样,也是一阶武宗的修为。

    “庆儿,你也不要大意,再怎么说,他也比你痴长几岁,身体发育的比你要稍好一些,同境界比拼,你可是要吃亏的。”

    没想到自己的心思也被身边人看穿了。

    陈庆不屑道,“身体素质好点又能怎么样?经过今天看他的比赛手段,我已经对他的招式一清二楚,你们放心,不出三招,我必会将他打趴下。”

    几人相视一笑,“哈哈,陈庆,这次能不能发财就看你的了。”

    “几位哥哥看着就是,一个无名小辈而已,难道我会输给他吗?”

    “……”

    此时,楚凡也在笑,不过他的是真的很开心。

    这些人,有眼不识泰山罢了。

    宗门大会周围都是人山人海的,不过,只有少部分人是来参加比赛的,大部人都是来赌钱的。

    空渊大陆的擂台赛跟现代社会的黑市拳赛差不多,每当比赛举行,都有专人设下盘口供学生们赌博娱乐,这也是被官方所认可的。

    楚凡轻轻一笑,拉着陈运艾就往那边走去,“不知买我赢的比例是多少。”

    虽然没有钱,但是还是可以看看的。

    赌局上,各种人群都凑到赌桌前,有个人直接从兜里摸出一把灵晶往上一拍,大大咧咧的说道,“买岁蕴宗的弟子赢。”

    楚凡也像模像样的学着那个人,想自己买自己。

    “我买太玄宗的楚凡赢!”

    说罢,楚凡就让陈运艾拿出一个储物袋,扔在了赌桌上。

    书记官抬头看了看,微微有些惊讶,“你刚才说什么?买你自己赢?”

    楚凡点头,“没错,买我自己赢。”

    有好事者笑道,“楚师兄,这点灵晶是你的全部身家了吧?不怕输了吗?”

    楚凡拍了拍胸脯,“我不会输的,而且这个只是定金罢了,我楚凡参加个小小的擂台赛怎么可能会输?难道你没见识过我的厉害?”

    说罢,楚凡自己先冷笑了一声。

    “哈哈哈……”

    周围的笑声此起彼伏,显然都非常讽刺他的这番话。

    书记官低头仔细扒拉了一下桌上的下品灵晶,笑道,“已经数清楚了,总共万块下品灵晶!”

    “比例是多少?”

    “我们先不谈比例,你先说说你确定这么多钱?”

    话声落下,围观的弟子纷纷高声呼喊。

    楚凡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双手虚压,“你们就那么想被虐吗?实话跟你们说吧,这次我就是来将你们赢破产的。”

    书记官微微惊讶,“你这话,可是大言不惭啊!”

    “当然,我都说了我是来获胜的,废话少说,比例是多少?”

    “1:100。”

    “我楚凡的赔率可真是不低啊!“

    书记官满头黑线,“楚师弟的数学造诣实在是在行啊,不过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一百,也就是说,你要是赢了,我们会给你一百倍的回报。”

    楚凡装模作样的拍了一拍桌子,怒发冲冠道,“好你个老小子,你也太看不起人了,为什么我是一百啊?你这是摆明了说我不如其他四十多个人啊。”

    书记官满面赔笑,“楚师弟,你这可冤枉我了,比例是官方定的,与我无关啊。”

    楚凡摆了摆手,“算了,一百就一百,这样也好,我还能多赢些钱,老小子,你在这儿等着,小爷去去就来。”

    陈运艾满脸诧异的盯着楚凡,这楚兄是怎么想的呢?

    之前还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现在却在这里这么斤斤计较?

    怎么回事?

    真是看不懂楚师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