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至尊骨神

第一百零三章:买自己赢

    楚凡自从在悬崖峭壁边重生以后就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

    这时候,突然很久都没有出现的记忆一下又涌向心头。

    此时此刻,楚凡的头也疼的厉害。

    耳边一阵轰鸣之后,楚凡紧接着脑袋一阵刺痛,一股尘封的记忆似潮水一般涌来。

    此时的楚凡的灵魂深处,正在回味着过往云烟。眼前的楚凡,不是真正的楚凡。

    真正的楚凡是空渊大陆超级世家楚家庶子,万年前空渊大陆修行第一天才。

    他天生至尊骨,修炼一途顺风顺水,二十岁便已经修炼到了武魂境界,号称万年来最有望成神的存在,创下了空渊大陆前所未有的奇迹。

    这种天才也没有想到一些突发事件。

    生活和生存都是难以预料的问题。

    就当所有人都期待着楚凡能突破极限,创造神迹的时候,他却陨落在了自己弟弟楚江风的手里。

    楚江风,空渊大陆超级世家楚家嫡子。

    在世人面前,兄弟二人原本感情深厚,就连楚凡这个哥哥都觉得自己和弟弟是真的手足情深。

    可是楚凡做梦都想不到,一向乖巧听话的弟弟竟然会设计坑杀他。

    重生后的楚凡心中仿佛有些千斤巨石,直直的压的他喘不过气。

    楚江风,枉我对你百般疼爱,你竟为了至尊骨杀我,好狠毒的心肠。

    楚凡心中燃起了滔天怒火。

    不过,楚凡命不该绝,有幸重生。

    楚凡也势必有所作为,让当初自己辛苦付出和疼爱的弟弟付出代价!

    一时间,楚凡眼神凌厉而冰冷。

    周围的人也被这种阴冷的气息给镇住,不敢过多言语。

    稍微一平静,楚凡又陷入了另一片回忆的漩涡,根本无法自拔。

    就连陈运艾在一旁使劲的叫他,他也没有醒过来。

    此时的楚凡,脑袋里面一片混沌。

    突然,他的脑海中又涌来一股庞大而驳杂的信息。

    现在的这个身体,也就是被楚凡也得灵魂占据了灵魂的楚凡,身为刘家唯一的异姓少爷,本来是比肩嫡系的地位,却因为靠山不在而被几个庶出弟子活活打死。

    呵!多么可笑!

    原来都是被众叛亲离的可怜人啊!

    楚凡根本不受控制,自己的脑海直接不服从他的指挥,而是快速复习了读取原本的记忆。

    他自己重生后占据的身体也叫楚凡,是刘家大供奉楚寒天之子。

    十年前,楚寒天被仇人追杀,带着年仅五岁的楚凡远遁他乡,在初阳郡刘家落了脚。

    楚寒天凭借其傲人的修为,不仅让频临破败的刘家重整旗鼓。

    更是让刘家一跃成为初阳郡四大家族之一-。

    所以,楚寒天在刘家地位甚高,甚至刘家家主还同楚寒天拜了把子,认楚寒天做了大哥。

    楚凡也因此“飞上枝头变凤凰”,也有幸成了刘家唯一异姓少爷。

    不过,原本平静的一切,在楚凡十二岁那年被打破了。

    楚寒天意外得知当年家族被灭时失踪妻子的下落,但是思妻亲切根本不是三言两语可以概括的。

    楚寒天知道此去必然危险重重,他又害怕不能保证楚凡的安全,于是便留下年少的楚凡,独自一人上路。

    楚凡没想到,楚寒天此去竟然一去不返,杳无音信。

    就在楚寒天离去后,楚凡在刘家的地位开始动摇。

    本来就是依靠楚寒天才得以生存,得以有今天的地位,在楚寒天走之后,楚凡便经常受到其他弟子的欺负。

    紧接着就连刘家下发的修炼资源也被其他弟子哄抢,就连楚寒天留给他的那把护身短剑也被人抢了去。

    原本以楚凡的天赋与实力,他不可能被欺负得如此惨,但他幼时的家族巨变,对他的性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懦弱胆小的他,竟然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正是他的懦弱,使得这些人开始变本加厉。

    人性就是这样的,仗势欺人,欺软怕硬!

    所以重生后的楚凡励志要做最强者。

    不管怎么样,至少在空渊大陆,实力才是硬道理。

    因为身体和灵魂的融合,现在楚凡的性格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长时间的修炼,经历过生死,看淡了世间百态,也只有少数牵挂的他,多了许多常人没有的谨慎和坚定。

    ……

    一时间,楚凡混沌的眼睛也一下就变得清明万分。

    周围还是闹哄哄的,每个人的嘴角都透露出一种利益熏心的感觉。

    看着楚凡这幅不清醒的状态,有些好事者又忍不住开口讽刺楚凡,“我说,楚师兄,你就用这些下品灵晶来参赛啊?”

    “别这么说,看楚师兄这幅模样,应该是没什么钱的?”

    “不过一个穷光蛋罢了,能有几个钱。”

    “太玄宗情况怎么样,在座的又不是不知道!”

    “先不说这个灵晶的品质,有钱就不错了!”

    “是啊!小宗派罢了,能有这万块灵晶都不错了!”

    一些脑洞大开的人不禁遐想道,“不会吧,不会是宗门没有拿钱给楚师兄?”

    “那……这个……太玄宗也太抠门了!”

    “怪不得始终是个小宗派,而且没有任何长进呢!”

    楚凡回过神,听到众人的讽刺,不由得朝众人露出了一丝苦笑。

    “我楚凡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玩的,众人说一些有关我宗门的风凉话,这我可就不乐意了哈!”

    不顾众人的眉眼神态,楚凡又开始了他的表演。

    楚凡扬起嘴角,自信的开口道,“再说了,我刚刚放在赌局上的钱根本不是我楚凡的,你们这些高手的眼睛没看到,我是从我这边的陈师弟身上拿的么?”

    “这些灵晶不过是我楚凡小小的定金罢了,真正的赌注,我还没有带在身上,要是一不小心掉了怎么办?”

    见众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楚凡又满脸笑意的开口,“大家说是不是?”

    周围的人没有回答楚凡,但是他们眼睛中嘲讽的神色却瞒不过楚凡。

    呵!瞧不起我?

    这时候,一旁的陈运艾也忍不住碰了碰楚凡的肩膀,说实话,他自己也不太相信楚凡。

    陈运艾心里十分疑惑,难道这楚兄真的要赌自己赢?

    “楚师兄,你……不会真的要买你自己赢吧?你确定没有开玩笑?”

    楚凡带着一丝玩味的笑盯着陈运艾,然后又肯定的点了点头。

    楚凡心中也是不由得一阵好笑,刚才这小子在看到我的排名的时候还一股热血,要去给我讨回公道。

    现在他却这么胆小?

    哈哈哈!有趣!有趣!

    楚凡知道,这种赌局稍有不慎,便会倾家荡产,再说了,楚凡的赔率是1:100。

    这个赔率完完全全的阐释了,他的实力在众人看来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楚凡笑意盈盈的盯着陈运艾,反问道,“陈师弟,你有多少钱?现在给你一个赢钱的机会!好好把握!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陈运艾满脸不可置信的盯着楚凡俊秀的脸庞,“不会是让我买你赢吧?”

    “那不然呢?不买我买谁?”楚凡回了陈运艾一个非常自信的微笑。

    “别逗我,好么?楚师兄!”陈运艾心中不由得颤了一颤。

    “真的!我楚凡何时骗过你?”楚凡一脸认真的回答。

    陈运艾使劲的摇了摇头,表示非常的不信……

    楚凡盯着众人,开口道,“那我楚凡先去拿钱,马上回来押注,就买我自己赢!”

    说罢,楚凡拉着懵逼的陈运艾快速的穿过人群,走向自己的住处。

    没想到,他走后,人群立刻炸锅了,一个个就跟飞蛾扑火似的死命往赌桌前挤。

    “十万块上品灵晶,买那个无法无天的楚凡输!”

    “我我我,五十万块上品灵晶,买楚凡一个照面就落败。”

    “几十万块的灵晶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都闪开,我五百万块上品灵晶买楚凡输。”

    “五百万块算什么?五十块极品灵晶买楚凡输。”

    “……”

    楚凡和陈运艾在这里一参和这一赌局,这里的生意立刻火爆了起来,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进账了近千万的赌资。

    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灵石,书记官头都大了,赶忙起身出言,“各位师兄师弟,实在是抱歉,楚凡这一场已经封盘,如果想继续赌,可以买其他场次。

    台下立马嘘声一片,没来得及下注的弟子自然是心生不满,不过也只能自认倒霉,谁让自己手慢了呢?

    不一会,楚凡就带着陈运艾又回到了赌局这里。

    楚凡拿着一个不怎么精致的储物袋,随手一抖,就是数百颗极品灵晶。

    众人没想到,这无名小卒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弄来百万元晶。

    其实,楚凡是把之前售卖丹药的所得都带了过来,这沉甸甸的储物袋正是他的全身家当!

    楚凡兴致勃勃的走向赌局,找到赔率榜的主事人了。

    “好啦,钱在这里,我买自己赢!”楚凡大大咧咧的对着书记官开口。

    “这……我清点一下……”

    “嗯,随便!应该有十多万的极品灵晶,还有百万块的上品灵晶……”楚凡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

    赔率的主事人书记官见百万灵晶,十分高兴,整张脸都忍不住的荡漾起了微笑。

    书记官心中大喜,这是主动来给他送财的啊!

    陈运艾见此情此景,又拉住了楚凡,并劝阻道,“楚师兄!你……别这么大手大脚的啊?你想倾家荡产?”

    陈运艾诚恳的劝阻没有得到楚凡的任何回应。反而招到了书记官的一记冷眼。

    楚凡见状,也假装不理。

    谁也不知道楚凡心中是怎么想的。

    此时的楚凡,正在愤慨,玛德,老子就要买自己赢!

    “楚师兄,就算你再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啊!”

    “楚师兄,别下这么大的赌注!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楚师兄,我知道你厉害,可是万一你输了呢!”

    听着陈运艾在自己这里喋喋不休,楚凡也实在难受。

    终于,楚凡忍不住开口道,“就算是输了我楚凡也买自己赢!老子有钱!怎么样?这个钱,不过是其中的冰山一角罢了!”

    听到此话,众人又忍不住想吐槽眼前这个厚颜无耻的小子了。

    ”楚师弟,这是你的钱?“

    楚凡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难不成是你的?”

    没想到这句话再度引起周围人的嘲讽。

    “呵!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年纪小小,口气却大的很!”

    “指不定是什么不干净的钱!”

    “真是好嚣张的后辈,如此厚颜无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