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山海御妖录

第二章 寻山问海

    惊愕、好奇、难以置信……各种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曾经那被妖物所伤,难以再踏入修行的卫风竟然轻而易举地击败了在外门弟子中一时风头无两的陈放,这怎叫人不惊异。

    “喏,你们几个赶紧把他抬回去疗伤,别到时候没在比试中受什么严重的伤,却让你们丢在这里太久而导致伤势恶化。”卫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后说到:“你们等下再去演武场管事那里登记一下,这根长棍可是你们弄断的。”

    尚还清醒的陈放听到这话后,还是没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双眼一黑,气得昏了过去。

    众人还在演武场上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而卫风早已离开。

    击败陈放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因为对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修士而已,而且是从小就没有胜过他的一个家伙。

    陈放有练气期的修为,有家族传承的玄阶功法,但修士与凡人真正的区别在于金丹,只有结成金丹的修士才算是真正与凡人拉开了区别,在金丹之下,武者丹田藏气,修士灵蕴丹田,筑紫府,等待修为提升后筑基结丹。

    玄阶功法确实是难得一见之物,就连内门弟子也未必能够轻易修行到玄阶功法,但功法给予修士的实力并不仅仅只是根据品阶来决定,更需要看其对功法的掌握程度,就算是修行天阶功法的修士,在修行之初也未必能够稳胜将灵阶功法修炼至圆满的修士。

    陈放修行天狼变的时间并不长,对此也只不过是初掌要诀而已,而卫风除了曾经修行的云山心法外,在步法和力量的锻炼上远超绝大多数的外门弟子,比斗起来也只是稍逊陈放些许而已。如今有那一卷山海经和山海经中的两团水球相助,胜过陈放并不让他觉得意外。

    他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那就是弄明白这一卷山海经究竟为何物。

    云山派内门十三峰外,卫风正向看守的弟子通报来意。

    “在下外门弟子卫风,还请师兄替我向剑峰的萧毅师兄通传一下,说师弟有事需要找他。”

    “稍等。”看守的弟子取来一只翻明雉,写上一封书信后让它飞至剑锋。

    没等多久,一名修士便以御剑而来,飞剑之上正是萧毅。

    回到居所后,卫风这才对师兄开口:“师兄,你知道山海经是什么书吗?”

    他从小在云山派长大,对门派所传授知识之外的事物并没有太多了解,师兄年纪比他大,又曾走南闯北,见识广博,所以他第一时间便想起询问师兄。

    虽然不知道师弟为什么询问山海经,不过他也还是将自己所知道的事说出来。

    “山海经是天下第一奇书,这并不是说它像那些传说中的功法一样强大,而是山海经所记载之物涵盖山海天地,而且从上古时期,仓颉造字之前便有此书,从神农至炎黄,各种山海异志都被以图画的形式记录,后人整理编著成山海经,随后文字的出现,将其中所记载之物补充得更加完全,无尽的岁月里,依旧有人补充、记录或者是更改那些随着岁月而变化的事物,所以山海经无愧为天下第一奇书。”

    他看了看师弟,继续补充到:“不过由于各种缘故,不同地方山海经所记载之物并不相同,除了天机阁的那一本是大家都勉强认同之外,其他门派与地方皆有山海经,并且有部分内容不尽相同。虽然说天机阁曾想要将山海经统一规整,可却并没有多少门派愿意响应。”

    卫风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我这里也有一本山海经,是在师兄你离去之后才发现的。”

    “哦,是吗。”萧毅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到:“那你可要好好看看,虽说山海经并不是功法或者法诀,但里面的事物和传说也都是非常有趣的,说不定里面记载的知识在关键时候能够派上用场。”

    “知道了,师兄。”卫风笑到。

    留下几块灵石,萧毅又匆匆赶回内门。

    那两团水球已经消失不见,而手中的山海经也没有任何变化,就像是普通书卷一样。

    一时半会也探不出究竟,他绑上沙袋,绕着外门次峰的山脚跑步。

    身法与步法相配,而锻炼速度的最快捷方式则是负重跑,看起来非常简单,但却是大部分步法的基础,并且没有捷径可走,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经年累月的练习让他的速度、耐力与体力都有了不小的提升。

    清晨练拳,午后练习步法,在他修为尽丧的几年里,仿佛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虽然没有修为,但他的实力却与普通练气期的修士不相上下。虽说已经远超绝大多数普通人,可他并不满足于此,曾经也是一名修士的他不甘心一辈子都无法修行。

    他不明白自己想要追求的究竟是什么,但是他知道,在那之前自己必须要拥有强大的实力。

    回想着清早与陈放的战斗,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有许多不足之处。

    出手的速度,躲避的时机,他所缺乏的并不仅仅只是实力,更是经验,实战的经验,这是一种在平常练习中难以获得的东西。

    唯有实战才能让他明白自己究竟有何不足之处。

    在书桌上留下一封书信,道明他准备下山历练后,带上些许干粮与武器便离开了云山派。

    他所去历练的地方也并不远,就在云山派之外的密林。

    靠近修仙宗门的山林常可见凶猛野兽,甚至遇上妖兽也不足为奇。

    进山历练不仅是与那些野兽战斗,更是为了猎捕些野兽,用兽皮兽骨之类的东西在宗门中换取一些日常所需之物。

    “门派往西之处是妖兽聚集之地,那边太危险,不是我现在能够踏足的地方,东边和南边的野兽较多,不过东边是外门弟子历练时常去之地,虽说同门之间可以相互照应,可若是与其他师兄弟争抢同一只野兽也不太好,所以还是先去南边看看,不适合再去东边。”

    密林深处,他躲在一棵树上,注视着远处的某个地方。

    远远的他就看到了一只猛虎在猎捕狐狸,随即躲避起来静观其变。

    沉稳的脚步声,那只猛虎正寻着气味来到了他刚才所站之地。

    树梢上,他猛得跃起,下坠的速度在加上力量,让他尽可能爆发出最大的伤害。

    身经百战的猛虎在他跳下的一瞬间被已发现了他,纵身一跃,轻松躲开了那朝自己头顶而来的攻击,但卫风却并没有失手,那只猛虎的尾巴在他的攻击下断成两截,鲜血止不住地流出,并且因此而不小心撞到了树干之上。

    “吼!”猛虎的咆哮之声惊起了无数飞鸟,它盯着卫风,随时都准备发动致命一击,用利齿和虎爪将这个胆敢伤它的人族小子撕成碎片。

    猛虎纵跃,长棍挥舞,他这钢锻长棍虽不是什么凌厉武器,但巨力挥击之下也能够断木震石。

    猛虎被迎面击中,利齿都碎裂了几颗,而卫风呼吸间早已变换位置,一棍朝着它腰间打下,随后是四肢,在猛虎临死一搏之际对着它的头顶挥下了最后一击。

    没有哀嚎,也没有嘶鸣,曾经猎捕百兽的猛虎在尾巴断裂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注定了死亡的命运。

    卫风手握长棍的双手也已经满是汗水,确定这只猛虎已经没了气息后,这才得以歇息,取出一卷纱布包扎腰上那被猛虎利爪所划出的伤口。

    虽然过程十分惊险,稍有不慎便会丧命,但与之相对的是收获也十分丰富。

    些许虎骨被打断,但是虎皮和身躯都十分完整,加上那断了半截的虎尾,应该能够在门派中换到不少白银。

    将猛虎拖回门派,请守门童子送去管事处兑换成白银,他只清洗了一番身上的血迹便再次下山。

    虽然一来一回会消耗不少时间,但带着猛虎的尸首无法自如行动,而且血腥之气还可能引来更多凶猛的野兽,所以他必须先将其处理掉才能够继续历练。

    在山林中行走,突然间,一阵草叶晃动的声音响起,不急不缓,随后又悄无声息。

    寻着声音望去,一只足有手臂粗细,半截身子隐藏在草丛中的蟒蛇正弓着身子,吐着蛇信。

    只听见一道恍如箭矢破空的声音,那只蟒蛇便已经冲到了他面前。

    用钢棍挡下那蟒蛇张开的血盆大口,他的身子都被震退了好几步,随后迅速挥棍抽离了这只蟒蛇。

    一击未得手,那只蟒蛇又挥动长尾朝着他刺去,墨色的蛇尾像是利剑,若被击中,必受重伤。

    凭借敏捷的速度躲开攻击,随后长棍挥至,钢棍与蛇尾相抵,两道力量将双方都各自震退了一段距离。

    与蟒蛇战斗绝对不可让其近身,若被它们寻得机会,必定会将猎物缠绕,随后用身躯的力量将其束缚至死。

    纵身跃起,将钢棍狠狠朝着蟒蛇刺去,钢棍在巨大的力量下将蟒蛇的身躯刺穿。

    吃痛的蟒蛇身躯缠结在一起,而卫风继续挥舞钢棍,重重地落在了蟒头之上。

    这只蟒蛇以死,不过身躯还在无意识地扭动着。

    蟒并不是什么值得猎捕的野兽,除了蟒皮,其身并没有什么极具价值的东西。

    恰巧附近有一条溪流,在溪边剥取蟒皮,洗净血迹后将蟒皮收起,而蟒身则顺着溪水流下,被他拿去喂鱼了。

    只是不知道这溪流里的小鱼会不会吃这蟒蛇。